完结小说 > 玄幻小说 > 下山之异闻记事 > 辞别
    下山前日晚上,阿簪按照以往的惯例去和她师父讲当日所思所得
    这是老规矩了,她自小长在师父身边,又天生一对儿阴阳眼,看得见万物生灵,她师父怕她走弯路,因而盯得紧了些
    只是今日有所不同,老道长没有像以往一样指出她今天哪里做的不好不足,而是平静的问了一句,“下山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么?”
    “收好了.......”,说到这个小丫头的脸就垮了下来,“师父,真的必须要下山吗?”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这么多年过去她师父好像并未变老,似乎岁月不能侵蚀他分毫。还是点一盏烛灯,膝上放了一本竹简上面刻的是她看不懂的文字,花白的头发被一支木赞简单别住,一身深蓝衣袍,一如往日。
    她看着眼里没由来的泛酸,走过去挨着老人坐下,“师父我不想离开大家,上回大师兄一走可是五年,三师兄也是三年后才回来,我不想离开那么久”。
    老人只是拍了拍她的头,低沉柔和的嗓音响起,“阿簪,你长大了”。
    “日后要做什么、怎么做,为师希望你能通过这次历练好好想想”
    “什么都还没见就下了决定不会觉得有些遗憾吗?”
    阿簪趴在老人的膝头,想了想,“是有点哈。”
    “我就是有点舍不得大家”,她苦着脸说,“万一我十年都回不来呢?”
    老道长反而笑了,“那不正是说明你不需要回来了,而是找到了自己的去处”。
    “师父,我听明白了,总之我必须得下山”
    “.......对,不要说得这么绝情嘛。”
    “哼!”
    眼看着小丫头还别扭起来了,老道长起身从里屋里拿出一个长方形木质的小盒子来,递到自己小徒弟面前打来,那木盒子里面放着的赫然是一柄白玉簪。
    阿簪看着那柄簪子没由来的觉得心里一紧,眼前似乎闪过一些画面:
    空旷的没有人的大殿,好像垂了层层的纱幔随着不知何处来的风在飘扬
    地上燃烧着的炽烈的金色火焰
    蜿蜒了满地的鲜血如同河流一般趟过
    还有一个人影赤着脚踏着血和火走过......
    “阿簪”
    老道长的声音让她回了神,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死死地攥着簪子,指甲都要掐进肉里去。老人了然的看着她,似乎并不意外她的反应。
    “师父......”,她头脑有些混乱,“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