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玄幻小说 > 下山之异闻记事 > 鬼也知恩(3)
    不知为何,那阴灵发觉床榻之上躺着的人并不是崔时予之后便慌忙转身要奔出门去,虽然生的吓人可胆子却很小
    这厢阿簪虽被惊吓的腿软但还理智尚存,眼见那阴灵竟然要溜出门去连忙跳下床追赶,连靴子都不顾不及穿,赤脚踩着石板地便追了出去
    最终还是在院子里设的结界处抓到了
    那是个女人,阿簪感应到她的力量并不强大,甚至有些虚弱。外貌上也可看出一二,若是厉鬼怨气缠身可以维持形态不变。可眼前这个从头部开始便已经不完整,就像逝去的尸体一般,已然溃散,因此一张脸变得格外可怖,凑得近了甚至能闻到腐败的气息。
    想来对方也知自己模样吓人,躲在结界的角落里拼命用苍白纤细的手臂遮挡自己不完整的头,看着很是可怜。
    阿簪心里一酸,便蹲在结界旁边慢慢和她讲道理:
    “你不要害怕,你没伤人性命,因此我也不伤你。”
    “我只是想问问,你有何心事一直徘徊此地不肯离去?若我能为你解了心结,你可好生投胎。”
    对方也不理采她,兀自躲在角落里。
    对方拒绝了您的谈话并且拉黑......
    这样耗着也不是个事儿,阿簪想了想,“崔公子,你认识的对吧?”
    看到缩在角落里的影子颤动了几下,似是终于对她说的话起了反应,顿觉沟通有望,
    “你可知你一直留在这儿对他会有什么影响吗?”
    阿簪眨眨眼,“你阴气太重,轻则损人康健,重则伤及他性命,你希望这样吗?”
    似是听明白了她的话,女鬼才怯怯地放下了自己的胳膊,露出一张不完整的脸来。她用仅剩的那只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会儿她,确认了不会伤到自己才试图传达自己的意图。但是她太过虚弱,只见口型张张合合也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阿簪皱眉,这样可不行,扬手撤了结界,走得进了些,自暴自弃的说:“你入我梦吧”。
    话音刚落,原地起了一阵阴风,她被一缕青烟围绕,看不见周边的景物。眼皮越来越沉,意识渐渐模糊,脑海只来得及闪过一句话:若是失败了,师父,我可就回不去山上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阿簪觉得自己思维昏昏沉沉,环绕四周昏暗无比,突然望见眼前不远处有一点光亮。于是撞撞跌跌的往前走去,待走得近了一些,发现那是个小屋子,门口点亮了一个灯笼,无风而动,门口敞开着,里面站了一个人。
    她轻轻推门走了进去,看见那阴灵站在屋子里,还是那副快要溃散的样子,只是这次她能够看到对方的记忆,也因此明白了这些缘由。
    那实在是个很长的故事
    十年前,崔家公子不过才到及冠的年纪,崔家算得上是泸川县的大家,是书香门第,代代都出秀才。到了崔时予这一代也不例外,还未及冠便以算得上是学有所成。当今要嫁与崔家的是泸川县的一户普通人家的闺女,姓魏。
    可而在十年前那本该嫁作崔家的女子,是柳家女才对
    柳家女是个体弱多病的,咳疾,严重时便缓不过气,这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从小到大请了许多个大夫皆是摇头连连,都说这孩子怕是难以熬过18岁。
    只是家里人都不愿放弃,四处寻求良医,为着养病将柳家女闷在屋中,因而在10岁之前家里人最常见到她的都是遥望门口那一方天地的模样,真真是孤寂到了骨子里。
    寻常人怕是忍不了,可她却说,看着看着也就习惯了。
    13岁时,家中寻了个道长给她卜了一卦,而后摇头叹息着离去,只留下这么几句话:
    一两薄凉命,三分琉璃骨
    萍水一点恩,情深两不负
    说来神奇,那之后柳家女的身体日渐好起来似与常人无异。因而,在她15岁这年家中长辈要为她寻一门好的亲事,正是那崔家的崔时予。
    后面的故事难免落入俗套。
    那日,柳家女无意间知晓了此事,一时好奇便悄悄溜出府去想看看崔家公子到底是何模样。可她没能见到,府中下人说崔时予一早便与友人出城去了。于是她茫然的沿街走,泸川县乃是淮南中心,鱼龙混杂。她一个贵家小姐身上带的几两钱被人抢光,又被推倒街边崴了脚,抽痛着站不起来。
    周遭人来人往却无人去扶,人心冷漠,一个弱女子摔在闹市之中好似透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