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玄幻小说 > 下山之异闻记事 > 向东行
    净法那几日没能回来是因为他实在没力气回来,他强行拿回记忆的确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故而没力气走回来了而已。他在一个破庙中躲了两天一夜,然后冒雨回了屋子,发起了高烧,昏睡不醒,梦里都是她的影子。
    再醒来便觉得大梦三生不过如此,这是他的劫,他躲不掉。于是来之前他给自己师父去了信,想来明慧早已知晓了他的命运,所以才这么坚决的派他过来。但那画到底是他送她的,自然没有拿回来的道理。
    ?
    他笑着去握陌止的手,眼前人眉目鲜妍如画,气质出尘,哪还有当年半点儿呆愣模样?一晃这么多年,小狐狸已经是独当一面的仙家,他心里不是不感慨的。只是此番兵行险路,为了取回记忆他以自己的根骨做了交替,从此送断了佛缘。
    ?
    为了能陪陌止这完整的一生,为了能陪伴她,他再也回不来这条路,修不成他的佛,来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
    可那样也很好。
    那也很好。
    总好过心中有憾,梦里有悔,倘若能问心无愧的活一生,怎么还会有人选择别的路呢?
    狐狸仙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里,自然没能看见心上人眼底轻微的遗憾与释然。可阿簪却看得清清楚楚,心里的不好的猜测又重了几分。
    她料定了这人性子执拗又孤高,向来是不需要他人的帮扶的,因此必然是付了大代价。
    这取回记忆的法子她们道家也是有的,但向来少有人敢尝试。一则是代价大,要么取血要么取命;二来,则是能承受得住前世记忆的人极少,大多非疯即傻。
    净法能做到这般地步,她是真的很吃惊,兴许狐狸仙在他心中远比外人看到的更为重要。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陌止欣喜够了终于记起这里还站着另一个人。
    ?
    “嗯?哦,我叫阿簪,我师父给我取的。”
    她正走神走的厉害,突然被念到颇为不适应,忍不住捏紧了袖口。而后突然想起自己今天穿的是一身女装,更是不适应,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局促难安,忍不住低下头一个劲儿地盯着自己的鞋看。
    “阿簪……?”
    似是没想到有人的名字会起的这么随意,陌止一时也有些愣住。恰巧那小姑娘低了头于是一柄白玉簪明晃晃的现入眼中,只见那玉簪被雕成了祥云的样子,簪身被刻了几个曲线的凹槽,看起来颇为熟悉:“这是?”
    ?她们狐狸的记性一向很好,她定然是在哪见过的。
    阿簪只觉得自己眼前一晃,一道风起,那狐狸仙竟然瞬移到她的面前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头上看:“这簪子是……?”对方的声音似乎难得带了点惊异,没了之前的淡然。
    她便随手取了下来,大方地给眼前人看:“据我师父说,他捡到我时这簪子便被我握在手里,想来是我的家人留的罢。”
    ?
    “不,应当不是那么简单”,陌止拿过那柄簪子细细端详了一下,“小姑娘,你可知这簪子乃是仙门中人才能用做配饰的?”
    ?
    说罢,她掌心一翻略微施了法,那玉簪通体越发莹润,渐渐地玉簪从芯子里溢出一圈极淡极淡的仙泽。
    阿簪惊异的睁大了眼,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这不过是个普通的物件罢了。她甚至以为这八成是自己的父母没了银子,只拿它抵了道观的养育之恩,却不想内里还有这层关窍。
    “那,那意思是说,我父母可能与仙门有关?也许他们还活着?也许我能找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