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都市小说 > 禅懵情缘 > 二、 思韵找工作
    思韵早上吃完自己做的早饭后就出去打听韩企了,先在市区,后来又到附近的网吧,在网上搜索了很多与韩企工作相关的信息,一次到离市区很远的郊区去找工作,在那里,思韵转了整整一天,晚上赶上最后一趟公交车往市区转车处赶,当时思韵并不知道,那天是韩国的春节,晚上6点,路上车水马龙,公交车根本无法前行,思韵站在车上焦急地求天保佑:“一定要赶上最后一趟会市区的公交车啊。”但是车像拉了一辆大卡车一样,慢吞吞走会儿停会儿,最后经过一个小时,思韵像坐花轿一样,终于在中转站下了车。她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表,早已超时很久了。“这该怎么办?怎么回呀,打车太贵了,也回不去;和别人拼车,谁愿意拼呢?”这时从公交车上下来一些人,他们各自都下了车直接回家了,要么有家人来接。突然有一个女人,个子不高,声音很豪爽,她径直走到思韵跟前,问:“你是不是回市南区,咱们拼车吧。”我欣喜答道:“好的。”于是我们俩拼了一辆taxi,在市区中心根据我们的钱在一个地方下了车,平摊完钱后,多出来一些钱,那个女人说:“这个钱我付吧。”“好的。”思韵欣然答应并匆忙下了车。其实她没钱了,就剩下坐公交回住的地方的公交卡了。她带着疲惫但唯有收货之感回到了住的地方。回去后她简单做了点饭吃完后洗漱洗漱就睡了。一个月后,思韵开始熟悉了环境,她换到了小区,租了床位,这时思韵才感到自己走到了同起点人的平台上。在和舍友相处的时候,思韵得到消息,现在找工作刚过了招聘期,所以基本没什么好工作,先随便找个工作干干,待到明年年初再找工作,才会找到好的工作。于是,思韵在繁华的韩国商业街的一家韩国料理店询问后,正好缺人,所以思韵工作了,这就是她在韩国的第一份工作。(以前在台湾大学,自己曾在酒店行业实习,所以自己的目标就是摆脱酒店行业,从事教育和学术行业,但是进韩国料理店,等于还没有摆脱服务行业,所以思韵还是很痛苦,同时讽刺那些一看到毕业证就直接定位学生只能做与学校名称相关的工作,永远摆脱不了那层皮;同时也讽刺社会主义制度下“吃捞饭牌”传统定式思维下的大众对社会工种三六九等的定位和对服务业的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