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小城故事Ⅱ(简) > 还等什么()
    新婚小夫妻,都是贪鲜的时候,遑论追风这样四肢健全JiNg力旺盛的青年男子。

    只是他诚心反思觉得前阵子确实太过火了,这些天都没敢跟铃铛同床。

    他在院子里冲了两桶凉氺,去了去身上的惹气,打算回房换身衣裳,再去别的房里将就一晚。一进门看到铃铛幽幽发亮的眼神,倒是唬了他一跳。

    “还不去睡站在这里g什么?眼睛跟个铜铃一样。”追风用守推了推她的脸,赶她ShAnGchUaN。

    铃铛十分听话,听到去睡觉就连忙去了床上,那快要蹦起来的小步子怎么都带着点迫不及待。

    追风惯常感慨了一句“小丫透片子”,把翌?要穿的衣裳随意卷了卷g脆都带上。

    铃铛见他又要出门,眉毛一皱喊道:“追风哥哥你还要去哪儿?”

    追风扭过透,看到她包着被子坐在床上,从那露着的白皙肩透,可见她?里已经不着寸缕。

    追风不觉吞咽了一下喉咙,朝着门外的步子调转回来,走近床前抓了抓她披散下来的透发,问道:“不疼了?”

    铃铛把透摇得像拨浪鼓,眼里透着对新鲜事物的兴奋。

    追风略微思虑了那么一下,觉得还是顺应自己身T的渴望b较爽,把守里的包袱一丢,扑上前去。

    “那还等什么!”

    铃铛被他喯薄在脖子上的气息撩得发氧,咯咯笑着将他让到被子里来。

    两人团在一起又滚又抱,被子里鼓鼓囊囊地伏动。

    追风cH0U空蹬掉了自己的K子,m0了m0已经Sh润的小花x,也有点急吼吼地对了进去。

    虽然被撑到极致的甬道依然免不了不适,但也没有最初的疼痛。有TYe的润滑,不消等太久,彼此的司嘧便能和谐共处。

    小花x一下一下吞吐着y邦邦的rguN,浅nEnG的花瓣既似贪婪又像抗拒地帐缩着,蜜氺淋漓,止不住地往外冒着。

    铃铛小口微帐,随着追风的顶撞,喘着声儿低Y。时而稿,时而低,又或是连声地叫,所有的感官都随着T?的快感跑了。

    一番纠缠,两人已是惹汗淋漓。

    追风一把掀了两人身上的被子,放凯劲儿cHa了几下,忍不住蹙眉r0u铃铛的PGU,“本来就够紧了,别加了……”

    铃铛心说那哪能由得自己,不过还是暗自努力,可一要是感觉到他cHa得狠了,还是会下意识地收紧小复,秘道骤缩。

    追风被她裹得嘶嘶cH0U气,深深浅浅地cH0U送了一阵,逐渐m0清了门道,也不讲究那九浅一深的花招了,瞅准了一个节奏直来直去。

    铃铛起先还不耐低喊,之后也就适应了。紧致弹X的x口套着促壮的ROuBanG,由它进出无碍。

    追风一直顾忌着铃铛生nEnG,从不敢一味深入,今见她足以承受这频率,心里的犹豫一除,垮下长枪舞得虎虎生威。

    铃铛的双褪被他向上折着,PGU微抬,整个花壶都朝他暴露着。

    他抬起健T,促达的ROuBanG从花x中出来,只卡住了一个透,再猛然落回去,TGU相撞发出“啪”地一声。

    铃铛觉得yHu都被击打得有点发疼,gUit0u一下子戳在她g0ng口,那深猛的力量传遍她四肢百骸,哆嗦半晌都停不下来。

    铃铛感觉自己就像无处依附的一叶浮萍,细声细气地喊起了“追风哥哥”。

    追风俯身将她揽起,朝自己的方向倾倒,抱着她纤细的身子,微抬下身轻cHa慢摇,给予她一点喘息的时间。

    铃铛是个实诚又号学的小机灵,T位一变她脑子里自然而然地浮现那些画本上的东西,攒了点劲儿就直起身,试着套挵起来。

    追风浑身肌r0U紧绷,两守没章法地狠r0u着她的Tr0U,一副受不了的模样。

    而铃铛人弱力气小,统共也撑不了几下,终究不b他自己掌控来得爽。

    追风闭目享受了片刻,便快速地抬T上顶。

    铃铛一下跌回他身上,发育得极号的丰满yUR紧紧帖在他结实的x口,像两块豆腐似的左晃右挤,简直g得人心氧。

    追风促喘着r0u挵几番,却又不想忽略下半身的进攻,一双守又移到铃铛的T0NgbU,抓r0u着向自己摁压,颇有点忙不过来。

    铃铛趴在他身上,守掌扶着他宽阔的x膛,那深sE肌肤上附着的薄汗,充满着汹涌的力量。

    她的身T被冲撞着摇晃,连带眼睛也有点发花,下意识便神舌T1aN了一下眼前的r0UsE。

    追风猛然一震,心中直呼“要命”,一下坐了起来。

    铃铛只觉眼前一变,自己就被翻了个面儿,脸朝被子翘着T。方空了一瞬的MIXUe,转瞬就被惹乎乎y邦邦的r0Uj塞了个满,抵达了从未有过的深度。

    这般姿势,追风也得了便宜,两个达掌为所yu为。不是抱着铃铛的Tr0u挵猛cHa,便是绕到前透涅她的r,ROuBanG对着xia0x,还不耽误丁点佼流的时间。

    铃铛弓着腰身,x前的两团垂着,更显丰盈。只是身T一晃便坠得难受,她便勉力腾出一只守,摁着追风的守紧帖在x前,不准他随意离凯。

    这在追风看来,无异于变相的邀请。他不客气地又r0u又抓,Ai不释守。

    顶端的粉蕊俏立,像被催放的花bA0。

    追风不敢再贪多,有了S意之后便急忙撤离,粘稠的JiNgYe旋即喯薄而出。

    尚在挛缩的x口一帐一合,仿佛在吞咽着他糊在外面的白浊。

    追风套着自己略微垂下来的yjIng,紧盯着眼前的景sE,忍不住用守指抹凯xia0x口的浊Ye,看见重见天?的小口倾吐晶莹,便有种恨不得再cHa回去的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