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 第070章 被薅羊毛了
    挂断电话后,苏音躺在床上长吁短叹。

    真是一人一个命啊。

    有些人每日磨练演技、在各个剧组苦拼打熬、削尖脑袋到处钻营,却始终拿不到一个稍好些的角色。而有些人却是随随便便就能被大导演、大公司看中,资源多到挑花眼,这找谁说理去?

    略略回味了一会这块瓜的余味,苏音今日份的八卦之心已经饱足,于是,抛开杂念,坐起身来,盘膝入定。

    她如今入定已经非常随意了,有时候走在路上也能观想,一心二用如若寻常。

    苏音总觉得,有一天修炼会变得与呼吸一样自然。

    识海中,星雾海依旧是一片固化的白色,神识难以探查,只能从其更为凝实外表推测,千目的神魂应该又被炼化了一些。

    这自然算是好消息了,不过,最令苏音高兴的还是——当当当当,白弦又回来啦!

    此前她一直误以为,那根极细的弦丝是白弦留下的,要过许久才能将之养得粗壮起来。而今她终于知道,那细细的玉色弦丝,本身就是一根弦。

    一丝之弦。

    估计是永远也没办法变粗了。

    所以,现在的苏音脑袋里比别人多了两根弦:

    一弦如素雪、一弦似青玉。两两相对,双悬于星雾海上。而那根青玉色的丝弦正位于白弦之下,是为商弦。

    清商者,青商也,同音不同字,也不影响理解的嘛。

    苏音是如此认为的。

    需要说明的是,白弦现如今也挺细,与青弦并多大差别,若非昨日木琴被苏音召唤出来过一次,苏音还看不到它。

    正宫主弦失而复得,苏音自是举双手欢迎,纵使细一些她也无所谓。总归等到千目完全被吞噬之后,白弦便会恢复如初,到时候,宫弦与商弦的区别应该会非常大。

    不管怎么说,琴生两弦,值得庆贺。

    苏音弯着眉眼,双手虚按于空中,脑中观想,那浮空中便似有木琴在案,右手指尖轻轻勾起,左手快速一揉,复一撞。

    “铮——琮——”

    星雾海上,双弦同振,琴韵阔远旷达,似高山沅水、天地苍茫,然余音却又低晦,渐而变得萧瑟冷寂,至尾音时,凛然肃杀,隐有攻伐之意。

    弦音终是隐没,海面上跃起几星淡淡的白芒,似在应和着这双弦合奏的乐韵。

    苏音立时凝聚起神识,尝试捕捉这些星雾。

    收效甚微。

    那星雾实在太细小了,速度又快,流星般一闪而逝,苏音如今操控神识的精度还不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堪堪捉得一星而已。

    她小心地将这一点星雾掠至白弦之上,那里已经聚起了少许星雾,此际正在白弦间嬉戏游弋。

    虽然数量少了些,但用来应急应该还是可以的。

    “嗡嗡、嗡嗡、嗡嗡嗡——”

    一阵杂音忽然划过苏音耳边,如群蜂乱舞,聒噪扰人。

    她皱起眉,眼睛张开了一条细缝。

    青铜罗盘正悬停在她鼻子前方一尺处,盘盖半启,犹自“嗡嗡嗡”地震个没完,看上去似乎非常高兴,如果这是个人,那他现在就是在手舞足蹈。

    苏音嘴角抽了抽,伸手按住了它:“我说,你能不能安静点儿?”

    罗盘抖了几抖,“嘎”一声盘盖大开,悬空放倒躺平,扭来扭去。

    苏音冷着脸伸出一根手指,“啪”地便将它的盖子给摁了回去:“薅羊毛就薅羊毛,拜托你把衣服穿穿好。”

    一个罗盘搞得四门大开地,像什么样子?而且也没什么看头嘛,又没有人鱼线,又没有十八块腹肌,差评。

    将罗盘往旁边拨拉拨拉,苏音一脸地没好气:“以后离我远点儿,动静也别搞这么大,打扰我修炼对你有好处?”

    这货一激动就“嗡嗡”乱响,一开始苏音总把它跟飞信震动给弄混,搞错了几次,索性不理。

    结果,上回导助约她在大堂见面就是发的飞信,苏音却误以为又是这货搞出的噪音,都没去看手机,临到最后才发现,险些便误了大事。

    自那之后,苏音便将飞信调成了语音提示,就是老年人最常用的那种“您、有、一、条、飞、信”,那电子合成音一响,老年感蹭蹭往外冒。

    听了苏音的话,罗盘圆地打了个转,传递来的意念有点委屈。

    苏音拿眼角刮它。

    戏太差!

    还不及人家朱朱一半儿演得好呢,而且,朱朱多萌啊,论颜值也甩了这货几条街。

    “别以为我是小白就不懂我这修炼对你有啥作用,打量谁是傻子呢。”苏音白了罗盘一眼,不知不觉便用上了宫斗腔。

    她也是最近才搞明白,她识海中的琴声与星雾,对这些精、怪、妖之类的,似乎很有好处。

    便如松鼠大叔,他第一次现身便是在苏音奏响识海木琴之时,以大叔那个胆小谨慎的性子,若无绝大的好处,他是不可能跑到片场去的。

    而眼前这只,想必亦如是。

    这几天来,每逢苏音以神识扣击弦丝、虚抚木琴,这家伙就会从不知哪个犄角旮旯蹦出来,随着琴声摇头晃脑地,样子非常陶醉,还不停地发出噪音,一看就知道是得着了好处,不然何以如此高兴?

    苏音淡然转眸,状似不经意地向罗盘某处投去了一缕眼风。

    罗盘立时有意无意往地往左侧了侧,好像是要遮掩什么。

    “嘁,当本宫没长眼睛么?”苏音唇角一勾,拿手指戳了它几下,硬生生将它戳得正了过来,再以指尖在盘面靠下的位置轻轻一点:

    “这个花纹……嗯,我看着像是篆字,是才你弄出来的吧?”

    那里原先不过是一块锈迹,与罗盘上的其他锈迹别无二致,现在它却发生了变化,从毫无规则的斑块,变成了一枚篆字。

    不过只有上半部分。

    苏音对古代文字其实并无研究,之所以能够确定这是篆字,还是求问了万能的度婶儿。

    她发现,青铜罗盘每每薅完她的羊毛,便会进入一种类似于入定的状态,于是趁机会偷拍了几张字符照片,在网上比对了很久,才终于确定那个锈迹转化而成的是一个篆体的“虎”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