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星谍世家 > 第二章 农场子弟
    他长得很帅,有一副略显欠揍的神情,人们看见可爱的婴儿总想捏捏脸蛋,看见毛茸茸的小动物总想揉搓几下,据说这叫补偿心理,他就帅到这种程度,见者总想狠狠揍他一顿才能补偿心里的落差。

    袁蜜语袁小姐第一次见到他,心里就产生这样的冲动,想要抓住那一头浓密而桀骜的头发,恣意地蹂躏一番,当然会手下留情,绝不弄掉一根。

    那是在一次人数众多的聚会上,参与者全是朋友的朋友,热闹得很。

    袁小姐立刻向朋友打听这名男子的姓名与来历,她有强烈的预感,这将是一生中只有一次的重大时刻,无论最终的结果是好是坏,都会改变她的命运之途。

    只问了三个朋友,袁小姐就得到想要的信息,而且有些意外但又有些得意地发现,对方似乎也在打听她。

    男子姓枚,名叫千重,重要的重,而不是重复的重,是名气象调查员——大家都不了解这个职业具体是做什么的,也不关心,只在意他在一群人当中有多么耀眼。

    枚千重是那种天生的焦点人物,哪怕只是站在某处茫然四顾,也会惹来许多道或赞赏或嫉妒的目光,他早就习以为常,就像鱼回到水里一样自在。

    姓名、职业之外,袁小姐还打听到他目前没有公开的伴侣,对她来说,这就够了,她决定立刻下手,因为潜在的竞争对手可不少。

    袁小姐是个有原则的人,所以先去找她当下的男朋友,打断他的高谈阔论,将他从一圈男子中间拽出来,平静地说:“我仔细考虑过了,咱们不适合,还是分手吧,祝你幸福,再见。”

    男朋友没反应过来,呆立当场,再过一会,他就会发怒,可能会做出不冷静的举动,袁小姐并不害怕,因为所谓的不冷静,大概是当众哭出眼泪来,没威胁,有些尴尬。

    在男友的尴尬影响到自己之前,袁小姐笑了笑,以示安慰,然后转身走开,路过吧台时拿起一杯酒,款步走向那颗耀眼的珠宝,没有丝毫的犹豫与胆怯,更没有考虑若是遭到拒绝会怎么样。

    她从来没遇到过“拒绝”。

    这是一场电光火石般的爱情,双方都没有费力掩饰自己的内心,一拍即合,聚会将近结束的时候,两人已经落入彼此爱的陷阱里,在绝大多数人眼里,他们就是一对模范情侣,交往多时,值得祝福。

    唯有袁小姐的前男友还不能立刻接受事实,倒在一个姑娘的怀里,一边抽泣,一边痛斥前女友的无情、无耻。

    袁小姐和枚先生恋爱了,据她所说,这是自己第一次真正付出真情,从前只是排遣寂寞而已,枚先生没说得这么绝对,但是一言一语、一举一动无不透着浓稠的爱意,似乎她就是一切。

    除了上班,两人每时每刻都腻在一起,爱情的火焰越燃越高,一时半会看不到尽头。

    一个月后——居然只有一个月,袁小姐说她感到惊奇,因为她觉得两人已经认识几年了——枚千重邀请袁蜜语去见自己的家人,给一位长辈拜寿。

    这是重要而敏感的转折,许多男女即使结婚多年,也没走到这一步。

    袁蜜语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并且很遗憾地告诉枚千重,她没有别的家人,只有他一个。

    他们放弃快捷的飞机,开一辆小车,带上十几件礼物,踏上行程,一路上游山玩水,几次突发奇想,乘兴前往附近的名胜一探究竟。

    突发奇想的总是袁小姐,枚先生从不拒绝,迅速地重新制定计划,满足她的所有要求。

    足足花了七天时间,他们才到达目的地,正好赶上次日的寿宴。

    这也是袁小姐对枚先生十分满意的地方之一,无论中途加入多少改变,无论看上去多么随意,他总能将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该请的假期、该打的招呼、该买的东西、该预定的住处,一样不落。

    枚先生的家乡是一座农场,光业农场,这里种植的不是庄稼,而是成片的太阳能发电板,远远望去,仿佛一片无边无际的蓝色海洋,驶到近处,才能看见排排光板中间的小路以及草地。

    “农场有多大面积啊?”袁小姐惊讶地问,她从小在城里长大,这是第一次参观光业农场。

    “将近一万平方公里吧,一半是发电板,一半是其它设施。”枚先生微笑着回答,没有不耐烦,也没有讲述那些无趣的专业知识,这是许多农场人的毛病,说得太多,反而削减了参观者对农场的兴趣。

    车停在路边,枚先生带着袁小姐进入“蓝海”深处,手牵手沿路游逛,景色单调,两人都不觉得无聊。

    肌肤察觉不到风的吹拂,却有轰轰的风声一刻不停,习惯之后,风声变成辽阔的安静。

    “我觉得咱们像是游在海中的两条小鱼。”袁小姐说。

    “小小的鱼,比一根手指还短。”枚千重比划着。

    他们遇见一队维护员,开着造型古怪的车辆,远远地就有人站起身挥舞手臂,喊出枚先生的名字,表明他到家了。

    远发光业农场,也叫一场,此地居民们往往自豪地向外人声称,这里是行星上的第一座光业农场,比“翟王星”命名还要早几十年。

    居住区只占农场的一小块面积,一条主街贯穿过去,格局与常见的小城镇无异,只是房屋显得更老一些,没有高层建筑,至多三层,通常是商业场所。

    人口不满一万,彼此都很熟悉,枚先生的小车像蜗牛一样缓慢爬行,因为他要与太多的人打招呼,有时还要停下来,下车握手寒暄,然后热情地介绍袁小姐。

    为了维持笑容,袁小姐脸都僵了,但她真心高兴有机会融入枚先生的生活圈子。

    次日一大早,两人一块去给老人家拜寿,按辈分,枚先生要称他为太爷爷。

    至少有二百人排队等候拜寿,从前厅一直排到院子里,长长的队伍绕了几个圈。

    城里长大的袁小姐没经历过这种事,心中惴惴,脸上神情表露出来,枚先生搂住她的肩膀,小声安慰道:“别怕,很简单,跟着我照做就好。”

    果然很简单,太爷爷老到已经失去大部分身体机能,像一具僵尸,又像是以弹簧连接的木偶,颤颤微微地不住点头,喉咙里发出风一样的低吟,见到谁都没有神情变化。

    枚先生与袁小姐三鞠躬,递上红包,放在太爷爷身前的茶几上,然后退到一边,拜寿就算结束,前后不过十几秒钟。

    真正的聚会这才开始,家族成员只有一小半生活在农场,大多数人与枚先生一样,从外地特意赶回来,一为给老人拜寿,二为交流感情。

    在家族中,枚先生仍是那个耀眼的人物,一刻也不得闲,还在排队的时候,就经常向其他人点头致意,拜寿之后,一回到外面的院子里,就被一群青年男女围住,说个不停,簇拥着他去见其他长辈。

    自从相识以来,袁小姐第一次感受到冷落,但她心态很好,就当这是一次小别,很快,他还是回到她身边。

    袁小姐向远处的枚先生挥挥手,表示自己要出去逛逛,枚先生微笑着点点头,马上收回目光,认真地与身边的一个女人交谈。

    女人很年轻,袁小姐带着一点嫉妒之心走出大门,很快就恢复愉快的心情,如果说年轻的她有什么座右铭,那一定是:万事皆属身外之物,唯有心情属于自己,所以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在一座彼此沾亲带故的小镇里,外来者更显孤独,所以袁小姐刻意避开镇上唯一的主街道,专往较为僻静的地方行走,与其看人,不如看风景。

    除了汪洋一般的发电板,小镇没什么特殊风景,只是处处与大都市不同,在袁小姐看来颇有几分趣味,比如这里的许多房屋直接使用发电板当建筑材料,重新涂上其它颜色,而且几乎没有标牌,外人很难分清哪里是住户,哪里是商铺。

    袁小姐喜欢小镇的宁静与亲切,但是下定决心,如果必须选择的话,她宁可放弃枚先生,也要回自己的“家”,那个嘈杂而混乱的都市,人们突然热情,又突然冷漠,前一晚把酒言欢、抱头痛哭,第二天形同陌路,这才是她要的生活。

    小路将她引到岸边,河不宽,看上去水却挺深,两边种植稀疏的乔木,树木中间杂草丛生,看来很少得到修剪,只有放置长椅的地方,周围被踩出一片片空地。

    袁小姐信步闲逛,很快被河对边的一片景象所吸引,那是一片森林,树木高大笔直,奇怪的是,全是枯树,没有一片绿叶。

    “这是什么?”

    袁小姐自问,没有期望得到回答,结果却传来一个声音,告诉她:“这是创世林。”

    袁小姐吓了一跳,循声看去,原来这里的长椅都是背靠背,一面临路,一面看河,就在几步以外,一名男子从椅背后露出头来打量她。

    男子大概二十几岁,看上去有些瘦弱,一脸的书卷气,好像还没从学校毕业。

    这不是袁小姐喜欢的类型,更不是她害怕的人物,于是微微扬起头,“好大的口气,创世林。”

    男子站起身,果然瘦弱,手里居然拿着一本罕见的纸质书,袁小姐只在十岁之前见过,他说:“光业农场还在自动运行阶段,人类尚未移民翟王星的时候,为了增加氧气含量,机器抛洒大量植物种子,长出一大片森林,所以被称为创世林,因为它们比人类到得更早。”

    “哦,那为什么又枯萎了呢?”

    “因为氧气已经足够,再多就会有害,所以人类摧毁大部分创世林,有些被铲得一干二净,有些留下遗迹,对岸那片就是,论面积,算得上本行星上第二。”

    “留着遗迹干嘛?当纪念吗?”

    “不是。”男子绕过长椅,没有走得太近,“是没有必要铲除,缺少经济利益,这些树木材质不佳,铲平之后的土地暂时也没有用处。”

    “你懂得真多,学什么的?”

    “主修历史。”

    “怪不得,那你一定很了解咱们这颗星球了?”

    “呃……我主修的是地球历史,对现当代史了解不多。”

    “哈,是因为翟王星只有三百年历史,不够你研究的吗?”

    “经你提醒,好像还真是这个原因。”

    两人都笑了,袁小姐走到长椅边,坐在一头,指指另一头,示意对方也坐下。

    男子坐在另一头,显出几分拘谨,他的嘴能够侃侃而谈,身体却不那么灵活。

    两人都没有现成的话题,十秒钟之后,有趣的偶遇变得不太舒服,袁小姐加倍想念枚先生,与他在一起,永远不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袁小姐第一次来农场吧?”男子终于问出一句。

    “你认得我?”袁小姐有些诧异。

    男子笑了笑,“咱们见过面,给太爷爷拜寿的时候,我排在你们后面一些,老千给咱们做过介绍。”

    袁小姐完全想不起这一幕,“真是抱歉,当时人太多……”

    “嗯,是够多的,陆续还有更多人去拜寿。”男子稍稍倾身,将书本转交左手,伸出右臂,“我叫陆林北,袁小姐你好。”

    袁小姐轻轻碰了一下伸来的手掌,笑道:“你们家不是姓枚就是姓陆。”

    “嗯,也有其它姓氏,但的确这两个姓最多。”

    “你刚才叫他什么来着?”

    “老千?对,我们都叫他老千,在这里,年纪越轻,称呼越老。”

    “原来如此,你呢?他们叫你什么?”

    “老北。”

    袁小姐抿嘴笑了笑,长出一口气,仰头望向天空,打算再过几秒钟就找借口离开,突然间有所醒悟,扭头问道:“你也是星际孤儿?”

    陆林北点点头,“跟袁小姐一样。”

    “姓陆的都是吧?”

    “在这个家族里,差不多吧。”

    袁小姐心中多了几分亲切,“我还以为星际孤儿只会送到城里……农场也有孤儿院?”

    “没有,我们在枚家出生,也在这里长大,兄弟姐妹之间没有差异,我在十五岁之后,才明白‘星际孤儿’的真正含义,而且发现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羡慕你们,城里的孤儿院可没有这么和谐,离开的时候,甚至没人说一声‘再见’。”袁小姐稍稍挪近一些,“能向你打听点事情吗?”

    “当然,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对地球时代了解更多一些。”

    “我不问历史,嗯,也算历史吧,那个……枚先生,老千,经常带女孩子来农场吧?”

    陆林北脸上浮现一丝狡黠的微笑,“不多,反正我没见过几次。”

    “几次?就是有过喽?跟我说说吧,我只是好奇,不会泄漏出去,而且你放心,我与枚先生谁交过的朋友更多,还不一定呢。”

    “前些年我一直住在学校,对农场的事情很少了解。”陆林北显然是个嘴严的人。

    袁小姐反而来了兴致,她有一百种方法让男人开口道出全部秘密,用在陆林北身上,就像是久经沙场的将军,偶尔打猎,既是锻炼,也是娱乐。

    可惜,没等她出招,这场“狩猎”就被打断。

    “嘿,你们原来躲在这里!”枚先生的声音传来。

    “老北,瞧不出你胆子挺大,敢抢老千的女朋友!”另一个声音说,那也是一名年轻男子,与陆林北年纪相仿,稍矮一些,同样瘦,但是一点不显弱,活力过盛,简简单单的走路也有几分上蹿下跳的意思,像个讨要食物的猴子。

    袁小姐对“猴子”略有印象,却记不起名字,起身笑道:“这里藏龙卧虎,老千,你让我开了眼界,我在犹豫要不要跟你继续下去呢。”

    枚先生假装失望地摊开手,“袁小姐真是好眼力,居然挑中我们农场的第一大才子。”

    一对情侣打情骂俏,被提到的人坐在那里微笑。

    走到近前,枚先生亲了袁小姐一下,贴在她耳边说:“我能跟老北说句话吗?”

    “干嘛?求他退出竞争?”

    枚先生又亲她一下,“我求他的事情可多了。”

    袁小姐知道这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大笑几声,迈步走开,“猴子”紧跟上来,讲一些没轻没重的笑话,好像两人已经认识很久似的。

    枚先生看着袁小姐走远,坐到椅子上,靠近陆北林,“一切都已谈妥,三叔同意,你能加入组织了。”

    陆林北将手中的书放在身边,没有立刻回话,反而越显拘谨。

    “你不愿意?”枚千重笑问。

    “愿意,当然愿意。谢谢你。”

    “我要的可不是一句谢谢,而且你应该知道,加入组织需要经历一次考验。”

    “当然,我已经做好准备,随时能接受考验。”

    枚千重没吱声。

    “你是说现在?”陆林北惊讶地问。

    枚千重将目光转向远处的袁小姐,凝视片刻,说:“那是第一等的人物,如果她是普通人,我想我会爱她一辈子,可惜,她是另一派的间谍。”

    陆林北的惊讶变成惊恐。

    “间谍的大门被魔法封闭,只有鲜血才能敲开。”枚千重英俊的脸上欠揍的神情更加明显,他居然在笑,好像即将要做的事情是几岁孩子常开的恶作剧,“这就是对你的考验。”

    “你确定她是奸细?”

    “问题不是我能不能确认,问题是你能否相信并服从我的命令,这是咱们这一行的基本要求。”枚千重加入一点劝慰的口吻,有耐心,也有不容置疑。

    陆林北呆了一会,望了一眼远处的袁蜜语,她正被“猴子”逗得笑不可支。

    他摇摇头,同样不容置疑。

    枚千重也等一会,没再劝说,更没有强迫,拍拍陆林北的肩膀,说了一句“你呀”,然后举起另一只手臂,打了一个响指,像是在招呼远处的服务生。

    “猴子”得到讯号,一把将还在欢笑的袁蜜语推到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