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星谍世家 > 第六十九章 流浪者的游戏
    (感谢盟主:为冰大受、ryankim、仙猴、狂煞之刃、nocrykyle、徐础灭尽尘埃)

    陈慢迟的少女时代充满流浪与动荡,遇到过好人,也碰见过坏人,生活教给她一个道理:你需要同伴,同时也要隐藏自己。

    为了融入一个流浪者团体,她开始接触命术,渐渐地沉浸其中,觉得自己找到一条脉络,它能串起已经发生和将要发生的所有事情,让漂泊具有某种稳固的意义。

    她继续漂泊,这里学一点,那里学一点,直到前往赵王星上,才正式拜师,系统地学习命术。

    赵王星最大的特产是丰富的矿产资源和兴盛的玄学传统,前者吸引买家,后者吸引观光客。

    陈慢迟如鱼归海,可是学成之后才发现,这里的鱼太多了,而她只能算是一条小鱼,很难在此安身。

    她打算攒一笔钱去往众王星,那是一颗更加神奇的行星,以科技时代开端,只用不到一百年时间就将地球时代的技术扔得干干净净,转身拥抱原始生活,全靠外星输入才能勉强维持光业农场的运行。

    陈慢迟对众王星一直怀有好感,可是去那里的船票很难买,价格也非常高,想要攒到足够的钱,得另想办法。

    “你既然能查到我的资料,我也就没什么可隐瞒的,有时候我们会结伙骗钱,主要目标是游客,他们往往有钱,而且遇到丑事不愿声张。我的角色就是引目标入彀,利用命师或者游客的身份,让他们相信会有一场艳遇,到这一步,我的任务就算完成,可以消失,等着分钱了。”

    “消失?”

    “对,整个事件会得到充分包装,看上去有一点灵异,完全出乎意料,你知道,许多男人吃这一套,以为艳遇之外还有奇遇。后面的操作我不太了解,总之目标会花掉许多钱,直到最后登船回家。”

    陆林北笑了一声,“异星、异人、异事,的确很吸引人。”

    “绝大多数时候,目标坚持不到旅游结束,钱花到一定程度,他们就会警醒,开始生出怀疑,我们也不会紧逼,以免招来警察。”

    “你们总是同一伙人?”

    “不不,几乎每次参与者都不相同,那是一个……圈子,多是流浪者,没钱就凑一局,各有分工,各地手法完全一致。我就是这个圈子里的人,走到哪都能碰见他们。”

    “你是在骗局中被关竹前发现的?”

    “嗯。我们在赵王星骗了一个有些背景的家伙,负责要钱的那个人过于贪心,目标提前察觉到异常,于是报警。赵王星的警察不管闲事,关组长出现,我们连钱都没分,就被她一网打尽。”

    陆林北能想象得到,对于拥有多重身份的关竹前来说,破这种小案子轻松至极,让他疑惑的是为什么她会出手,“被骗的家伙叫什么?”

    “赵帝典,皇帝的帝,经典的典,但我觉得是假名字,因为他还自称是赵王星人,可我们一看就知道他是外星游客。我也是假装游客与他认识的,他这个人不太好,表面上温文尔雅,稍一认识就变得粗鲁,所以我很早就退出。你认得这个人?”

    “没听说过。”陆林北摇摇头,将这个名字记在心里。

    “愿赌服输,既然被识破,我们都等着进监狱,反正以前也待过。”陈慢迟想做出无所谓的表情,结果却显露出心里的慌张。

    两人已经离开休息区,迎着和风,在草坪上漫步,逐渐走向森林。

    “关竹前威胁你们了?”

    “她神通广大,拥有我们几人全部的警方记录,包括那些曾经报警但是一直没破的案子。她单独审讯我,将案子一个接一个地摆出来,然后说我会在监狱里待上一辈子。我……我乞求她的原谅,愿意将所有钱都交出来,并且发誓再也不参加这种骗局。”

    陈慢迟的嘴唇微微颤抖,她是真的害怕关竹前,虽然从未遭受过暴力对待,那种恐惧却已深入骨髓。

    林地边缘有几张椅子,陆林北选一张,让陈慢迟坐下,他自己仍然站立。

    “过了几天,关组长变得和善,说是看我年轻,而且我有她需要的潜质,所以,邀请我加入她的组织。听说她是间谍,我惊讶极了……”

    “她说自己是哪里的间谍?”

    “第一光业集团,还说她偶尔会被借调到星联,所以也算官方间谍。”

    “嗯。”陆林北觉得没必要说出关竹前的真实身份。

    “我没有选择,只能接受。她送我去集团在赵王星上的一间学校,接受基础培训,我成绩不好,她也不在意。但我觉得自己真做不了这一行,我练了好久才学会算命的这副表情,突然间要学更多表情,我……我管理不过来。于是关组长跟我达成一项协议,我在翟王星上完成一项指定任务,她付给我钱以及一张去众王星的船票。我正好没来过翟王星,于是同意了。”

    “就这么简单?”

    “说起来简单,而且……你最好不要用这种语气、这种神态跟我说话。”

    陆林北不知不觉又当自己是审讯者,露出歉意的微笑,“你说,我不插嘴。”

    “只是看也不行,说实话,有时候你也比较可怕。”

    陆林北将目光投向远方,“这样可以吗?”

    “嗯。”她拉住他的手,让他坐在身边,“我不是真的怕你,就是……”

    “我明白。”

    “有些事情说起来简单,关组长很有……手腕,在赵王星上,她经常将我带在身边,让我见识她的能力与本事。真的,她任何时候都能将我送进监狱,或者直接杀掉。”陈慢迟扭头向森林望去,打个轻微的寒颤。

    “任何人都有对手,关竹前也不例外,若是能够为所欲为,也就用不着当间谍了。”陆林北的心其实一直就没有完全放下来,但是能够控制情绪,不会四处张望。

    他需要冷静,她也需要。

    “也对,本事那么大,直接做不就得了?干嘛非要弄一个复杂的计划,还让我这种人帮忙呢?”陈慢迟笑了笑,完全相信身边的人是真的不怕关竹前,“我来翟王星的任务只有一个,在规定的时间……引诱一个人,像我从前做过的那样,但是直到前几天领到任务,我才知道目标是谁。至于你,关组长让我帮个忙,不算任务。”

    陆林北仍然望向远处,可是有些话他必须要问:“你之前表现得有点害怕这个任务。”

    “是,因为……关组长向我透露过一些内容,我猜是让我提前有所准备吧,她说这次引诱与之前不同,我得……留在目标身边一段时间,多久没说,具体要做什么,也没说,全要等她的命令。我害怕的是这个,因为我们的骗局都很简单,我的步骤更简单,偶遇,聊会天,可能吃顿饭,暗示我有危险,然后就可以消失。我不喜欢留在目标身边,可能你会觉得奇怪,但是对我来说,这中间有一条界线,在界线这边,骗局更像是游戏,在界线那头,就是犯罪。当然,警察和法院不这样认为,但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警察和法院也不总是对的。”陆林北原本想要解释轻罪与重罪的区别,话到嘴边,改成现在这一句。

    陈慢迟又笑一下,看上去放松许多,“前两天我接到任务,步骤与之前一样,我装作游客,守在路边,关组长说目标肯定会从那里经过,他若是停车询问,计划的第一步就算成功,如果不停,她会再设计其它巧遇。”

    “第一次尝试就成功了?”

    “嗯……第一步总能成功,我从来没遇到失败。”陈慢迟显出几分困惑,而不是得意,“程投世比较拘谨,每天晚上都要请我去外交大厦进餐——那里的东西真的很贵很贵。关组长让我不要着急,接下来我会拒绝邀请,两次之后再接受,继续拒绝两三次,做出要回赵王星的样子,然后……我就得留在他身边,等候关组长下一步命令。结果,你和那个女人出现了。”

    陈慢迟想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可是没控制好,反而流露出一丝笑意,“那个女人是茹红裳吗?”

    “对啊,你认识她?”

    “谁会不认识她?小时候我视她为第一偶像,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她。你又是怎么认识她的?还……那样。”

    “我们这一行,什么人都得认识。”陆林北小小地吹嘘一下,然后说实话,“她当时只是需要一个工具,任何男人站在那里,她都会亲吻上去。”

    “我没有别的意思,她还是那么美。”陈慢迟感慨道。

    她居然不知道自己与女明星的相似之处,陆林北决定不提,“关竹前对我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她就是想与你建立联系,等到联系上,却没给我下达任何命令。”

    “与我同租,是你自己的主意?”

    “对啊,我当时想,既然身份已经暴露,不如与你住在一起,因为红鹊夫人全不知情,我不想连累她。至于你,我觉得……我以为……”

    “你可以说实话,我能受得了。”陆林北微笑道。

    “你有点傻,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刚听我说出第一句话,就吓得逃之夭夭,所以我不害怕你,觉得跟你在一起会很安全。我大意了,你后来显露出那种眼神,可我仍然不怕你本人,因为……”

    “还是有点傻?”

    陈慢迟笑出一声来,“嗯。”

    “我不得不继续问。”

    “你问,我什么都告诉你,一切。”

    陆林北突然间明白三叔与枚千重那些人笼络部下时的感受,能赢得对方的充分信任,确实能让人满足,好像多出三头六臂,力量大增。

    但他摆脱不掉责任感,它比“满足心”要强烈得多。

    “你说‘消失’是骗局的一个步骤。”

    “对我来说是最后一步,对要钱的人来说是第一步将要开始。”

    “你在我面前‘消失’了。”

    “我……是去执行任务。”陈慢迟没明白陆林北话中的含义。

    “掌控计划的人是关竹前,她允许你与我接触,又让你在我面前突然消失,我不得不认为她另有目的,只是还没告诉你。”陆林北将目光从远处收回来,看向陈慢迟,“我很可能提前打破了她的计划,她不会放过咱们两人。”

    陈慢迟抬起双脚,“你来担心吧,我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