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星谍世家 > 第九十六章 风与帆
    (感谢盟主:nocrykyle。)

    有一项任务陆林北无论如何摆脱不掉,离开网络基地之后,下午一点仍要去见茹红裳,他现在有点理解其中的重要性了,等三叔出现在茹宅的聚会上,他或许才有机会脱身而出。

    一想到三叔拖着高大沉重的身躯在珠光宝气的人群里走来走去,陆林北觉得有点好笑,就像是电影里的场景:一具僵尸意外闯入活人的世界……

    过去几天,茹红裳都没露面,今天想必是听说了应急司的变故,居然亲自下楼来见客人,而且没让他等太久。

    “陈小姐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这是茹红裳最先关注的事情。

    “陈小姐已经辞职,不再是应急司调查员,所以……”

    “我家里有这么可怕,让她宁可辞职也不肯来?”

    “与此无关,陈小姐辞职是个人原因。”

    “哼哼。今天黄家那边没什么消息,我倒是要向你打听一点消息。”

    “知道的事情我绝不会隐瞒。”

    “哼哼。枚咏歌不再是你们的司长了?”

    “今天上午他已经乘飞机返回农场。”

    “半年工夫走了两位司长,枚家在玩什么游戏?”

    “各有原因,老司长……”

    “我知道我知道,你就告诉我新司长会是谁?枚利涛?”

    陆林北摇摇头,“目前还没有确切消息。”

    “凭你的级别,有消息也不会传到你耳朵里。”茹红裳扭头向男仆道:“去将程先生请来。”

    茹红裳坐下,用两根手指轻轻按揉两边的太阳穴,似乎还没太清醒。

    程投世很快出现,走过去在茹红裳头顶轻轻一吻,当客人不存在。

    茹红裳眉头微皱,问道:“聚会时间又要到了,应急司该请谁?”

    “枚利涛和枚舶雪。”

    “两位?”

    “对。”

    “枚舶雪……应急司会任命一位女司长?”

    “还没有决定,但是请他们两位总不会错。”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但是真的很讨厌,我不喜欢变来变去的,枚咏歌是个很好的客人,应急司为什么要将他撵走?”

    “那是他们的内部事务,我不了解。”

    茹红裳看向陆林北,笑了一声,“你不用开口,我知道你对此一无所知,等两位副司长来了,我会亲自问他们。你可以走了。”

    陆林北说声“再见”,在车上口述一份简短的报告,转为文字,发给枚千重,他真心希望这份报告能让自己从无聊的任务当中解脱出来。

    他决定再去李峰回家里试试,劝说那位老顽固与官方合作,共同抓捕赵帝典。

    赵帝典似乎不怕翟王星的追捕,但是也没对他心目中的“敌人”再次出招,这让陆林北感到不安。

    开门的人是乔教授,他一把将陆林北拽进来,迫切地说:“你来得真巧,我正要找你。”

    “出什么事了?”陆林北先往屋里看一眼,李峰回坐在长桌前,盯着显示器发呆。

    “什么事?大事,你要的那篇论文快要写完了。”

    “这么快?”陆林北记得乔教授说过,一周写大纲,一个月给初稿,三个月才能完成。

    在大纲阶段,乔教授写得不顺,延期数日,如今却要提前完稿。

    “有东西可写,自然就快。”

    “将论文发给我吧,我要好好拜读。”

    “还差一点没写完,我现在就要跟你聊一聊,老峰听不进任何话。”

    的确如此,陆林北进屋一会了,李峰回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

    “乔教授研究出什么了?”

    “你参加前几天的大游行了?”

    “因为有事,中途离开了。”陆林北那一次差点死在空中,他不想说,乔教授也不感兴趣。

    “新闻上说有三十万人参加游行,据我所见,应该更多,很可能达到百万级别。”

    “规模是很大。”陆林北附和道,这几天的新闻焦点一直围绕这场游行,他看过不少。

    “问题不在于规模,而在于是谁组织的?为什么能组织起来?”

    “嗯。”陆林北对这两个问题很感兴趣,但是已经从崔筑宁那里得到答案。

    乔教授完全不在乎对方的反应,热情洋溢地说下去,“表面上是几大极端组织召集人群,其实是得到官方的默许甚至资助。许多游行者以为是他们让官方低头,殊不知自己遭到了利用。这在社会学里属于典型现象:群体运动像海上的风一样,聪明人通过改变帆的朝向与面积,总能让这股风为己所用,除非风浪太大。”

    乔教授开始进入讲课状态,滔滔不绝,即便是有一百名学生坐在对面,也插不进一句话,何况陆林北势单力薄,唯有倾听的份儿,偶尔瞥一眼李峰回,也要遭到训斥。

    “认真点,不要东张西望,你今天不听,难道还想让我以后给你解释吗?”

    “我只是选修过社会学的一门课程,学得不好,有点跟不上乔教授的节奏。”陆林北找个理由。

    “跟不上是正常的,我尽量说得简单些。”

    陆林北更希望他说得简短些。

    “你猜利用游行的人会是谁?”乔教授改为提问试“教学”。

    “我猜是联委会里的几大家族,他们想通过游行,迫使各大机构与公司同意改组联委会,选出一位真正意义上的首脑。”

    乔教授微微一愣,“你知道的很多嘛。”

    “随便猜的。”陆林北微笑道,没将崔筑宁“供”出来。

    乔教授又是一愣,“你再猜猜,这些家族会采用哪种手段?”

    “会有家族人物站出来,替游行者说话,争取得到大众支持,然后再向联委会夺权。”

    乔教授这回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而是冷冷地凝视陆林北,“头两句话还像回事,然后就开始胡说八道,这要是在大学里,我现在就给你一个不及格。”

    “我说错了?”

    “大错而特错,难道你没听到我之前说过的话吗?大众运动是海上的风,想利用这股风,得熟练掌控船上的帆。当然,现在已经没有帆船这种东西了,但你总看过图画或者电影吧?”

    “我明白乔教授的意思……”

    “你根本就不明白!你后面的猜测完全是顺风而行,没有任何控帆的操作,还‘争取大众的支持’,大众支持你了,家族还会支持你吗?笨蛋,政客是要利用大众巩固家族的地位,怎么可能因为大众而改变?船有自己的目的地,利用风势航行而已,怎么可能风去哪船去哪?”

    陆林北被说得哑口无言。

    “制造问题,再解决问题,这才是政客的做法,不管是强力镇压,还是暗中收买,谁能解散游行的人群,谁就能争取到最大的权力,从而超越其它家族,甚至成为首脑。我说的不一定完全对,但这至少是可能的一种手段。”

    陆林北醍醐灌顶,“论文什么时候能完成?我真要仔细拜读。”

    “你未必能看得懂。有言在先,写得快是我的本事,你得按三个月付款。”

    “那是当然。乔教授以为哪几个家族会站出来利用这场游行?”

    “这不在我的研究范围内,你得问毛空山。或者再等两天,那些想要从中捞取利益的家族自会有人走上舞台。”

    “有办法解决吗?”

    “解决什么?”

    “有没有办法让这场游行别遭到利用。”

    “哈,你真是一个不开窍的学生,庆幸你当年只是选修,如果主修社会学,我不等你恋爱失败,就将你开除。这是社会模型,改不掉的,你不是对原点感兴趣吗?原点理论有一个推论:大众要被推着前进,或者换另一种说法,需要接受引导。极端组织利用大众游行,增加自己的声势,以招募更多成员,政客利用游行争夺更多权力,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模型的内容会变,但是模型的框架不会变。真的没办法跟你交流,你们学历史的人都有点……顽固,毛空山也是一样,总以为有一条贯穿人类历史的脉络……”

    乔教授开始批判历史学,连老朋友都不放过,将毛空山的研究内容贬得一无是处,“研究家族就像研究单个蚂蚁一样,对昆虫学几乎没有价值,要研究更广大的群体,看它们的行为模式,从中总结出规律。唉,对牛弹琴,我要去找衡平汉,他虽然身体不太好,但是脑子正常,在社会学研究方面,与我不相上下……”

    乔教授说走就走,甚至没跟主人说一声。

    陆林北还在消化乔教授的言论,而且熟知他的脾气,知道留不住,所以没说什么。

    李峰回全无反应,仍在观看显示器,偶尔做些操作,许久之后,才看见站到身边的陆林北,诧异道:“你什么时候来的?谁给你开的门?”

    “乔教授。”

    “他人呢?”

    “已经走了。”

    “哦。”

    “李先生又找出哪些绝密资料?”

    “不能告诉你,那是违法的。”李峰回想法古怪,总觉得入侵内部网络不算违法,是对方防护不严,但是散播信息却是违法,当然,有时候他也会“通融”,让陆林北多看几眼。

    “我觉得李先生找到的资料已经够多了,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抓住赵帝典,他会供出一切。”

    “抓谁?”

    “赵帝典,鬼骇。”

    “对对。”李峰回揉揉眼睛,“绝密资料太多了,真不明白,有些东西一点价值也没有,居然也被归入绝密,浪费我的时间。我想我有点陷进去了,总想将所有内部网络入侵个遍,你能帮我一下,将我拽出来吗?”

    “能。”陆林北将桌上的微电脑挨台关闭。

    李峰回大怒,起身道:“还有程序在运行呢!”

    “当初是我给你的任务,对吧?”

    “对。”

    “现在也由我宣布任务结束。”

    “结束了?”李峰回茫然道。

    “彻底结束。”

    “可是……这算完成吗?”

    “圆满完成。”

    李峰回终于露出笑容,缓缓坐下,伸个懒腰,“结束吧,以后你再给我任务的时候,规定得具体一点,别让我翻遍整个网络。”

    “我会注意的。”陆林北微笑道,李峰回的脾气虽然同样古怪,但是比乔教授要好打交道。

    大门砰砰作响,李峰回道:“乔教授又回来了?”

    陆林北走到门口,问道:“哪位?”

    外面的人没回答,而是继续敲门。

    陆林北将门打开,看到一群警察站在外面,为首的人身穿便衣,拿出一张纸晃了一下,“搜捕令,李峰回涉嫌非法网络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