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亡灵都城 > 正文 第十七章:比武
        第二天,拥有比赛的乐戚准时赶到赛场,而对手是一名玄斥境第六阶的玄者,巧的是,那人的武器亦是相同的长枪,这让得前者有些兴奋,到目前为止,他还未曾与握枪的武者战斗过,不知道对方枪法如何,是否有值得借鉴之处。

        所以此次乐戚不打算使出自己的实力,也不会使用玄气加持武器。

        但很可惜,那人实力确实不怎么样,战斗才刚刚开始,乐戚尝试着试探对方,反握长枪,一个正面快突便用枪尾将对手顶飞出数米之外,倒地不起,轻松解决战斗,赢得了这场比赛。兴致大失地摇了摇头,着实令他有些失望,对手实在太弱。无奈,只能早早地回到了回到旅馆。

        还是等待第二轮比赛吧。

        …………

        第四天悄然而至,第二轮比武来临。乐戚等人一早便赶往了比武场。照常,此次比武的对手亦是随机决定。

        眼睛轻眯,一行一行名字的仔细扫过,乐戚努力在榜上寻找到自己的姓名,生怕看错。

        一番寻找后,乐戚在中间位置看见了自己的对手。嘴角微微上扬,有点高兴。心中觉得有时候吧,事情真挺巧的。

        再次确认名单上的名字,“乐戚——秦虎”乐戚会心一笑,不由感叹,看来这安排名单的人,很开眼啊,想什么来什么!

        而不远处的秦虎看了名单,也是看见了自己的对手,很是不怀好意的笑了。正巧看见边上的乐戚,便是趾高气昂地大步走上前去,露出了邪异的笑容,眼睛盯着乐戚,嘲讽地说道:“哈哈!小子,知道下一场你的对手是谁吗?是老子!嘿嘿,天意如此,怨不得别人!要怪就怪你自己运气不好吧,好不容易胜了一场,最终还是进不了琳琅宗。可惜咯!”

        乐戚不怒,同样嘲讽道:“是啊,老天有眼,你要怪就怪自己的运气不好,遇上了我!”

        秦虎闻言,哼了一声,说道:“你就嘴硬吧,等下别怪我没提醒你,提前准备好在卡娜面前丢脸!”

        乐戚不语,只是轻轻地耸了耸肩,迈步走开了。

        …………

        相比于第一轮,第二轮的比赛质量明显提升一截,打斗精彩了许多,毕竟留下来的都是胜利者,多少有些实力。乐戚与秦虎的一战靠前,不久后便轮到他们上场。

        被红布圈围的比武场长宽过百米,足以充分施展拳脚。乐戚踏入了白石比武场,手持长枪底部枪尖触地拖过,锋利的枪尖寒芒闪烁,却不能在白石底部划出明显的痕迹,稍微用力,仍是如此,白石的坚硬程度令他有些惊讶。

        仔细观察站立附近的地面,乐戚发现,左手边方位,不远处有一个约莫三指粗细的洞,直接从表面贯穿了一米多深的白石,孔径很均匀,一直通往黑暗的深处。而右脚所踏的地面亦有些不平,有些倾斜,像是被人一剑削了一片。想要在坚硬的白石上留下这般的痕迹,究竟需要怎样的实力?

        乐戚收回目光,随意扫视对面的秦虎,脸上闪过一丝寒意,但很快又是归于平静。

        秦虎死死盯着乐戚,脸上出现了讥讽与残忍的表情,兴奋的说道:“小子,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只要给我磕头道歉我就饶了你,不然,别怪我下手太狠,这是比武,要是一不小心断手断脚的,可怪不得我!”

        乐戚笑了笑,这秦虎话是真的多。于是不耐烦地说道:“话真多,比武场上生死由命,怪不得人,打吧,也让我看看,你除了这把嘴外,还有几斤几两!”乐戚单手握枪,直指秦虎眉心,寒气逼人。

        闻言,秦虎大怒,大喊一声“找死!”后,便提着一把大刀向乐戚猛冲而来。

        只见秦虎浑身淡黄色玄气涌动,似刚从黄沙堆中爬起来一般。

        土属性玄气!能够调动周围含有土属性的泥土为自己所用,凝聚于身边形成一层薄薄的护甲,虽然不能完全抵御攻击,但仍有一定的防御效果。值得一提的是,土属性玄气能够在修炼中缓慢改造玄者的身体,让肉体的防御力变得更加强。所以说土属性的玄者防御力一般较强大。但这并不意味着土属性就只适合防御,事实上,它同样能够发动猛烈的进攻,是攻是防,关键看玄者如何使用。

        土属性玄者很常见,土玄气护甲也不足为奇,但让乐戚感到惊讶的是,秦虎与自己一样同为玄斥境第九阶的武者,竟然也能这般模仿大玄者境,调动玄气离体作战。看来,这秦虎倒有些本事,否则也不会这般目中无人。

        可即便有些本事,也不该自大妄为,无端惹事。说实话,就这点本事还想惹事,纯粹是找死。

        静静看着秦虎靠近自己,乐戚仍然如松站立,没有一点动作。前者见乐戚不动,以为是被自己施展的实力吓怕了,不敢动,想要认输。便得意的说道:“嘿嘿,现在想认输可来不及了,小子,受死吧!”手中大刀猛地劈向乐戚颈部,没有一丝停顿。

        秦虎大刀已然距离乐戚不过半米,他似乎已经看到了对手倒在了自己刀下的情景。

        不过就在此时,乐戚动了,手速很快,前者只见自己的大刀前突然多了一柄乌黑钢枪,枪身一横,完完全全地挡住了大刀,被霸道力道所反震,秦虎手中大刀都有些震动。反观乐戚,却是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表情平静,单手握枪。

        秦虎感觉面子很过不去,大喊一声,再次向乐戚杀来,仍然是斜劈,乐戚再次提枪格挡,但就在乐戚正面挡住了秦虎的大刀时,秦虎的刀却突然九十度转向,刀刃紧贴枪身就要划向乐戚握枪的手,磨得发出尖锐刺耳的金属质感声响。这一刀下去,恐怕手指都得被削去。

        乐戚不惧,以大刀为轴,围绕大刀向上旋转钢枪,黑色钢枪由横转竖,不仅借此截停了斩来的大刀前行趋势,随后更是轻易地绕过了秦虎的大刀,来到刀背之后,突破防御,另外一只手顺势接住旋转可半周的钢枪,用力一挥,狠狠地砸在秦虎的颈部,接连扫过他的胸膛,将其击退三米之外。

        踉跄后退几步才是站稳身形,秦虎连忙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颈部,感到一阵炙热,疼痛不已。若非有土属性玄气保护,这一下就得受不小的伤。自己被打得吃痛,却连乐戚的一根汗毛都没砍到,他不由得咬牙切齿。

        但秦虎也不是真的白痴,看得出乐戚实力绝对在自己之上,他虽然能够调动土玄气形成护甲,防御力很强。但毕竟消耗太大,长久以往,必定先耗死自己,毫无胜算。心一沉,打定主意不能再拖,与其被耗死,不如爆发一次,就不相信乐戚能够挡住自己的土之重刀法,这可是祖传功法中的配套刀法,听说祖上曾有人练至大成,凭借此刀法劈过比自己强大许多的敌人。

        双手握紧大刀,秦虎仰天怒吼一声,浑身淡黄色的玄气更加浓郁,凝聚着地面的尘土,在身上形成一层半寸厚的凝实盾甲,玄气沿着手臂向手中大刀结合而去,片刻之后,那大刀再不复先前的光亮,而是成为一柄附着像是能够流动般的流沙黄色大刀,闪烁着光芒。待得土黄大刀完全成型,秦虎大喊一声:“啊!乐戚,给我死!”说完便迈着沉重的步伐大步冲向乐戚。

        比武场中突然惊现如此的玄气波动,不由吸引了三位长老的关注,李长老双目凝视着波动传来之处,只见一位青年竟然在玄斥境便能调动玄气离体作战,而且达到了如此地步,不由欣慰地感叹不简单!此等人才,理应招入琳琅宗!

        不过,更令他感到好奇的是,究竟谁是他的对手,竟然能逼她到如此地步?顺着秦虎前冲的方向望去,只见另一位青年在如此威势下岿然不动,神态平淡,单手持着一柄钢枪等待着对手的前来,风轻云淡的模样,却是有不输气势。仔细瞧一眼,李长老一惊,是他?上次在青山镇看见的青年。

        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长长的白须,他想起当初在青山镇的事情,心中暗道:莫非当日我真的没有看错?不过此子似乎也不简单啊,面对对手的凌厉攻势丝毫不露惧热,难道他比那人更强不成?又或是吓傻了,不知道躲避?

        秦虎已然栖身到乐戚身旁,单手持大刀,开始旋转起来,整个人就如同一个陀螺一般,以自身为中心,挥舞大刀向乐戚斩去,后者不惧,依旧用枪格挡。

        “噗”

        流沙大刀斩在乐戚的钢枪上,奇怪的是,毫无没有金属碰撞的声音,而更像是打中了黄沙一般,柔中带刚。

        乐戚感到奇怪,秦虎想要做什么?但下一刻,他大感不妙,那大刀上的沙会流动!黄沙竟然流向了自己的长枪,让得自己的动作都是变得迟缓。

        不好,黄沙有禁锢作用!

        黄沙只是与长枪的接触点上一直有流动的黄沙连接,禁锢着长枪。而秦虎的大刀却是不受影响,一变向斜斜绕着长枪向乐戚斩来。

        眼见大刀就要斩中自己,乐戚连忙用力拍打长枪枪柄末端,“唰”,长枪从流沙中射出,而同时,他侧身躲避,想要避开这突然变向的惊魂一刀。但即便一切的反应都没有一丝停顿,却是依旧被大刀拍打中了肩部,划出一条不浅的口子,顿时鲜红的血液从中流淌而出。

        乐戚重新握回了钢枪,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并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口。眼睛盯着秦虎,寒芒更甚。这秦虎果然有两下子,既然如此,自己也该出点力了,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不再隐藏,乐戚直接调动玄海之中的玄气流向全身玄脉,主玄脉内汹涌澎湃的玄气流,进入细小隐血玄脉缓慢流动,为全身肌肉提供能量。

        左手握住枪柄末端,收于腰际,一个箭步便到了秦虎的前方,随即身体向右一侧,左手猛的将长枪贴着腰间刺出,钢枪如同一支快箭向秦虎直直逼去。乐戚动作迅如闪电,秦虎只见一道光影向自己胸口刺去,根本来不及反应,枪尖已然击中他的胸口。撞在黄色盾甲上来势不减,第一枪便几乎突破了玄气盾甲。

        可还不等秦虎反应,乐戚已然收回长枪,没有间隔,第二枪又是杀出,枪尖挑动,毫无阻碍一般,土黄色玄气铠甲再也坚持不住,直接混乱散去,而秦虎的身体,直接暴露在了乐戚的枪芒之下。

        玄气直刺身体之中,但后者没有下杀手,不然这一枪必然能够穿膛而过,在秦虎身上扎出半寸深浅的伤口。一枪击中,乐戚并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反而更为迅猛收枪出枪,第三枪接踵而至。此枪更为迅猛,起初的第二枪黄色盾甲多少还有防御作用,但对于这第二枪,却如同柔水一般一刺再次刺入秦虎的胸膛。仍然是没有下杀手,仅仅刺入半寸便迅速抽出。

        枪枪连环,快如奔雷,乐戚一连刺出了十七枪,乐戚在腰间将枪一个旋转,将长枪调转了方向,令得枪柄朝外,一枪柄便是重重地击在了秦虎的胸膛上,不需枪尖,钝的枪柄亦直接将秦虎击出五米之外。

        秦虎倒在地上,感受着胸口的剧痛,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血,便晕了过去。身中十八枪,其中十七枪都是让他疼痛不已的伤,但却是皮肉之苦,真正厉害的,却是最后枪柄的一枪,虽然没有伤口,但却震伤了他的五脏六腑,就连胸骨亦被震裂,彻底晕了过去。

        一切变得太快,原本还令得长老们诧异的秦虎眨眼睛已经趴在了地上,宛如死狗一般,失去战斗力。

        按乐戚的保守估计,这小子起码得修养一两个月才能痊愈。他没下死手,已是留情,不然秦虎岂止如此,这就算是给他的狂妄的回应了。
  /34/34077/14959770.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