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亡灵都城 > 第二百六十八章:再遇小家伙
        认准方向,乐戚下山而去,不过考虑到前方坡度过于陡峭,便是迂回前进。

        不多时,乐戚在向着石壁前进过程中,竟是在接近石壁的路上碰见了一条两人宽的山涧小溪流,小溪流中的水算得上清澈,站在岸边向水中看去,缓慢流淌荡漾而下的动态水面上依稀能照出自己的邋遢模样,不由一笑。

        蹲下身子,将手伸入水中,顿时一股冰凉传来,好是舒服!仔仔细细地洗净手后,又是双手并拢,快捧起清水拍打在脸上,好好洗了个脸。

        点了点头,在营地附近能有一条流淌着清澈山泉的溪流,日后取水做饭、洗澡什么的,倒是方便不少。

        一时心情愉悦,乐戚哼着小曲儿,稍微后退几步便是冲刺而去,抵达溪流岸边时一跃而起,轻松越过了这条小溪流,稳当落地到达对岸。

        继续向着已经遮挡不住的显眼高耸石壁走去,不需半刻钟,那石壁便是出现在了眼前。

        近距离观察石壁,更是显得格外壮观,其主体几乎笔直,顶端需要仰头而视,壁宽百米有余,真算得上是平整至极。而其正对方位的地面上,却是碎石一地,可以看出,那是与山体石质相同的碎石,其形状有大有小,小的,已成灰尘颗粒,而大的,也有边长过十米的大家伙。

        而从远处看去,那碎石铺成的形状,却与石壁有几分相似,这让乐戚不禁大胆猜想,这堆碎石就是从石壁上蹦离而出的那部分山体,或许不知何时因为何种原因,导致了这部分山体与主体分离,在重力作用下,向下轰然倒下,脆硬的石山也因此碎裂一地,完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没有理会太多,乐戚越过碎石堆,向着石壁脚下走去,在底下走了一圈,还不说,真让自己寻得了一处细长形状的内凹槽。

        此凹槽入口处位于一处较高的乱石堆上,想要进去凹槽,先要落下山坡。考虑到其中可能住有妖兽,乐戚便是从虚空戒中取出了银色长枪执在手中,踏着碎石谨慎地往下走去。

        来到下方,只见有个横竖不过一米五六的小型洞口,而值得庆幸的是,石洞似乎本就是山体的天然部分,并非乱石堆砌而成,如此,其结构的稳定性与安全性也就无需担心。

        不过由于外部的光线难以进入洞中的缘故,乐戚一时瞧不清楚内部情况。不敢大意,怕其中藏有妖兽野兽之类。想了想,手掌握在长枪底端,伸长手将其探入其中,调动体内玄气往长枪输送而去,银色长枪立即出耀眼银芒,照亮了山洞。

        乐戚借着光线向洞内看去,其内不大,纵横约莫三四米,高两三米,也并未现野兽妖兽。

        弯腰低头走进洞口,乐戚全身出耀眼雷芒,将光线暗淡的洞内照得格外清晰。

        从虚空戒中取出一盏油灯,用玄气起火器将油灯点着,火光瞬间照亮不大的山洞,顺手将其放在了石壁旁。

        仔细观察一番,心中感到满意,这处洞穴竟是向上走势,洞口较低,洞内平缓向上走,这能有效抑制雨水积聚,有利于保持其中的干爽舒适。

        同时,里边挺干净的,没有几块碎石散落其中。只是在一个最上方的角落处,莫名的有一堆形状不尽相同的坚果。走进一看,松果,榛子,白皮果,还有一些自己也不认识的果实,堆成了一座半尺高的果实小山。

        乐戚挠了挠头,这什么情况?有只小动物在这里藏粮食?摇了摇头,管它呢,现在他现了这个洞,那就是自己的。两手一捧,准备将这些东西给清扫出去。

        可就在此时,自己背后却是传来“滋滋”声响。一阵警觉,乐戚持枪转身,却是没有看见敌人在何处。

        “滋滋!”

        声音依旧传来,他顺着声音低头一看,只见一只松鼠模样的小野兽那精致小手脚趴在地上,一束大尾巴翘得老高,黄褐色毛有些竖,像是在不甘示弱地向自己示威。只是这小家伙总共不过两个巴掌大小,哪怕装出如此模样,也根本无法让人害怕半分。

        仔细再端详一番,意外现这只小野兽似乎有几分眼熟,圆圆的肚子,背后由耳朵连通到尾巴的两道蓝线,莫非这就是先前在那棵松树下的那只?或者,这只是某一特殊品种的松鼠而已?

        没有出手攻击,只是挥手作势想要将它赶走。

        “去!小家伙出去吧,这个洞已经被小爷我占了,你赶紧带着囤积的粮食出去吧!”说罢,乐戚还指了指那堆粮食。

        只是等待了片刻,小鼠依旧没有任何动作,仔细想了想,觉得也是,一只野兽怎么听得懂人话,没办法,乐戚只能走到坚果堆旁,蹲下身子亲自动手帮它给弄出去。

        不过手刚碰上坚果,那只小鼠显然不乐意了,赶忙滑溜地冲上前来,整个肉嘟嘟的身体趴在坚果堆上,手脚并用地护着,龇牙咧嘴地一通乱叫像是在表自己心中的不满。

        乐戚觉得自己也没工夫跟一只小鼠耗着,便是摆出一副有些凶狠的模样,随即又释放出强大气势,准备将它给吓退出去。

        果然,当他释放出气势后,那小鼠显然是认了怂,那束大尾巴缓缓垂了下去,炸起的毛也是重新变得柔顺起来。不过它却是依旧趴在坚果堆上,不愿离开。

        见状,乐戚以为它是舍不得这堆不知收集了多久的储粮,便是笑了笑,自语道:“你放心,小家伙,小爷还不至于贪你的口粮,我帮你把它们帮出去吧!”

        说罢,伸手就要捧着这些坚果出门而去,只是,那小鼠见状十分着急,竟是在乐戚裤腿边上蹭来蹭去,不时又在地上扭转打滚,小脸似乎显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看得这只小鼠如此模样,乐戚觉得有趣,停下动作蹲了下来,放下坚果伸手想去摸它,前者见状,十分机灵地走上前来绕着他的手掌蹭去,随后,那精致小手爪从坚果堆上拿起一枚个头较大的白皮果,目光有些依依不舍,犹豫片刻后还是捧到自己面前放下,双腿站立而起,抬头小心翼翼地看向自己。

        见自己表情没有变化,又是回去拿了一颗体积更大的松果轻轻放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向自己。

        而这时,乐戚才是懂得这只小鼠想要做什么,原来是想用口粮贿赂自己啊!不得不说,这只小鼠似乎很有灵性。

        乐戚开口说道:“小家伙,你是想继续住在这里吗?好吧,那你就继续住吧,反正这里位置也不小。”

        说罢,乐戚也不管它懂没懂,轻轻拍了拍它的头后,捧起它放在了坚果堆上,随即,又是在它的疑惑目光下在地上捡起一个石头,在坚果堆旁画了一个不大的圈,指了指这个圈后又指了指它,笑道:“小家伙,这个圈就是你的位置,其余的,就是我的位置!”

        小家伙似懂非懂,不过看见乐戚笑了,它也是表现出一副开心模样,拿起一个坚果就往乐戚手里送去,像是在表达感谢。

        见得这个小机灵鬼如此懂事,乐戚感到十分有趣,也没有拒绝,顺手帮它剥去了坚硬外壳后,拿着果仁在它小脸上晃悠。

        小鼠见了可口的果仁,立刻一副陶醉的样子,显然十分想吃,不过却是小心翼翼地看了乐戚一眼,不太敢动嘴。直至乐戚将果仁往它嘴里送去的时候,它才是一把抱住了那枚果仁,十分满足地仰卧在地上,开怀地吃起来,如此模样,十分可爱。

        乐戚像是明白了什么,打趣说道:“难怪肚子这么圆,原来就是个小吃货!”

        乐戚算是接受了这只小家伙与自己一同居住在这山洞之中,反正也占不了多少地,而且从洞中的卫生来看,后者似乎挺爱干净的。再者,自己恐怕得在山中住上不短时间,有个不怕生的机灵小松鼠陪着自己,哪怕它不会说话也听不懂自己说话,但不时对它自言自语几句,也能舒缓不少寂寞。人嘛,说到底还是群居动物,能忍寂寞的人不少,但真正喜欢寂寞的人却算不得多。

        稍微打扫一番山洞,乐戚选取了一处较为平坦的靠内壁边,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柔软布垫,随即又是取出一床被子与一个舒适的枕头,整齐地铺在其上,看了看自己的临时被窝,感到满意地点了点头。嘿嘿,今晚有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而在乐戚感慨之时,那小松鼠却是又趴在了地上,大尾巴上竖,向着门外出警觉的“滋滋”叫声。

        听见声音,乐戚转身看向地上的小家伙,不知它这是怎么了,伸手要抚摸它的小脑袋瓜子,不料它却是一溜烟地跑到了洞口附近,冲他“滋滋”叫唤两声。不过自己依旧不明白它的用意,只是站在原处偏头猜测。

        小鼠似乎有些着急,又是回来咬住了自己的裤脚就倒退着往洞口方向上拽,不过小家伙明显没有多少力气,根本拖不动乐戚。

        而此时,乐戚也似乎明白了它的意思,这是要自己出去看看吧?莫非是现了敌人?
  /34/34077/20060869.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