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亡灵都城 > 第三百三十五章:再战
        逃离中的乐戚不忘抽空回头看了一眼那被水椎射中之处,只见那块厚度超过半尺的岩石都是被击得碎裂,表面以冲击点为中心出现了道道不规则裂纹。虽然覆岩鳄龟这种新颖招式并不像先前墨绿球体攻击那般具有强劲腐蚀能力,亦不会发生大威力爆炸,但却拥有更短准备时间、更快攻击速度以及速度带来的更大惯性攻击力度与锥形结构突进优势。若是被其击中身体,哪怕有着护甲的防御,恐怕也会很不好受。

        鳄龟见一击不中,短暂间隔后,又是发出了数发水椎攻击射向乐戚,后者在四处闪躲过程中,甚至在一次躲避中被惊险地击中了手中所持盾牌边缘部分,那强大的力度直接令得握盾手臂狠狠一抖,只得通过顺势倾斜才是艰难地卸去那霸道力度,而那水椎则是被轻度变向弹射而出,击中地面岩层,虽并未如同其他水椎那般击碎岩石,却也发出了不小声响。

        “现在怎么办?这鳄龟那身乌龟壳防御力太强横了,连司徒的玄气阵法攻击都奈何不了。”躲曼妙身姿不时闪的金梦欣此时眉成弯月,心中已是萌生出不小退意。

        闻得金梦欣所言,同时心生退意的叶君瑶亦是附和道:“不若我们先退出去吧,凭我们几人的实力根本无法破除它的防御,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要被它重伤。”

        “两位大小姐,别啊!”张魂俊听得两人有打退堂鼓之意,连忙说道:“罗紫沙华就在眼前,岂有不收之理!”

        虽然张魂俊心中也是难受,找不到半点法子对付这头覆岩鳄龟,但看着不远处的那一株株罗紫沙华,却是不肯罢休。这等好东西他寻了多少大山才最终侥幸发现这一大片,不到最后一刻,他绝不放弃。

        “那也得有本事收得了才是啊!”金梦欣见张魂俊仍不死心,争论道。

        “张兄,若是我们几人尝试拖住鳄龟数分钟,你能快速将罗紫沙华如数采摘吗?”处于鳄龟后方跟随转动的司徒麟出谋划策道,若是能趁机偷取灵药,倒是一个不错的方法,毕竟当他听闻了罗紫沙华的强大作用后,亦是不肯轻易放弃此等变强良机。

        听了司徒麟的建议,疯狂躲闪的乐戚轻踏地面折闪而出,惊险躲过一枚速度惊人的水椎后奔跑着回道:“这恐怕很难!罗紫沙华的采摘是精细活儿,否则药效将会快速流失。”

        “正解!要采足五人所需的罗紫沙华数量,哪怕是我和鬼七一起动手,没有大半个时辰也是不可能。”张魂俊十分赞同,心中不由有些佩服花生仔的采药功底果然扎实。再者,顶着一旁虎视眈眈的鳄龟去偷灵药,若是那后者冷不丁地朝自己所在方向轰几水椎子,那谁顶得住!轰残一片罗紫沙华那都是轻的,指不定自己也得身受重伤,毕竟他可没有花生仔那身坚固得吓人的木质护甲。

        “那我们还是撤吧!”两位少女听得两人的回答,心中刚浮现的一丝希望之火又是再次熄灭,更加打定主意想要退出这片区域,没必要为了几株灵药以身犯险。

        见两方意见不合,乐戚开口稳定道“各位莫急,若真是没有办法,我们自然要退回去。”

        随即,又是向不远处的司徒麟询问打:“司徒兄,你的玄气阵法攻击是否还能施展第二次?”

        “可以倒是可以,但哪怕是我所能施展的最强红莲矢也无法击破鳄龟的坚固龟甲,即便再施展一次,恐怕也难有成效。”司徒麟思考片刻后回话,他确实还能继续施展红莲矢,实际上,这一攻击力强大的玄技能量主要源自汲取天地间的游离火属性玄气粒子,而自身的消耗并不算太大。

        “确实,一击红莲矢难以奏效,但若是再次攻击相同区域呢?司徒兄,你可有那般的控制精度,击中相同区域?”

        “相同区域?”闻言,司徒麟双目微眯,盯在了那龟壳上小两寸的孔洞,思索片刻后,觉得对方所言似有不小可行性,点头回道:“若是你们能稳住鳄龟的动向,让其不随意摆动,或许有不小把握。”

        “再次发动玄技需要多少时间?”

        “与上一次差不多。我的消耗并不算大。”

        “若是将威力减至三分二呢?”

        “时间能减一半。”

        “了解。”

        见得两人达成共识,依旧想再试一次,金梦欣与叶君瑶也只得不提退离之事,一则是因为两人商量的计划确实有着不小的成功几率,试上一试也无不可;二则与张魂俊那小子不靠谱的只会蛮干相比,司徒麟与鬼七那临危不惧的冷静沉着与过人智谋的确有着一种让人信服的特殊魅力。

        前者自不用说,其在方圆区域内以智闻名,面对眼前困境有这样的表现属于意料之中,但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鬼七,头脑却是不输甚至更胜一筹,甚至隐约中有成为小队中心的趋势。

        见众人并不未出言反对,乐戚奔跑中继续交代道:“那好,按照先前的部署,梦欣小姐负责保护司徒兄施展红莲矢,我、老张、君瑶小姐负责吸引鳄龟注意,各位有问题吗?”

        “没有!”众人异口同声答道。

        “行动!”大声说罢,乐戚便是全身玄气爆发而出,脚板一扫借着地面摩擦作曲顿停高速移动的身体,格挡于身前的银色盾牌已被移向侧方,散发着震荡雷芒的长剑被快速挥斩而出,发出几记纯白雷电剑气带着电流嘶鸣声破空斩向前方鳄龟。

        下一瞬间,雷电剑气已是切割在鳄龟颈部位置,白蓝短接,其中所蕴含的雷属性玄气能量瞬间迸发而出,与鳄龟表层覆盖的蔚蓝水属性玄气层疯狂撕扯,发出嘈杂电流声响,最终消散殆尽。

        而那鳄龟见先前被自己攻击轰得疲于奔命四处闪躲之人竟敢驻足停留展开攻势,虽然这几道攻击威力对其而言完全不值一提,但它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可饶恕的挑衅,那原本便有些狰狞的面目变得变得躁怒起来。

        粗壮如柱的四肢向着乐戚迈动而去,稍微靠近一些剧烈后,巨嘴中蓝光涌动,一根水椎迅速成型,但它并未如前那般迅速咬破发射而出,停顿片刻后,那蔚蓝水椎竟是快速染上青绿直至墨绿。

        终于,鳄龟颌骨咬动,挤压口中那墨绿色水椎,蕴含于其中的水属性玄气爆发出大量能量,高压使得水椎向着前方不足三十米处的乐戚暴突而去。

        感受到水椎的高速运动,位于水椎突进轨道中心的乐戚瞳孔一缩,本能般提盾折步向右闪出。

        就在恰恰移出半步后,那墨绿水椎已是无声高速掠过他所站立的原处空间,携带着高速而具备的庞大惯性斜斜射身后四五米处的青苔岩石之上。

        水击声意料之中地如约响起,将那坚硬岩石击碎后,墨绿色液体以撞击点为中心如天女散花般四溅而开,但与先前蔚蓝水椎悄然消散大有不同,那墨绿液体所沾之处,均是冒起屡屡白烟,而岩石之上的青苔,更是以缓慢速度变得枯萎。

        乐戚见状,哪怕已经见识过覆岩鳄龟墨绿液体的强大腐蚀性,心中却也不免再生忌惮之意。

        不过就在此时,负责吸引鳄龟注意的另外二人亦是追赶而上,分立于鳄龟右方不同区域,纷纷出手发出玄气攻击射向位于中心的鳄龟,虽不指望这等不痛不痒的攻击能够伤及后者,却也能以此激怒鳄龟,吸引一定程度的注意。

        果不其然,受到攻击的鳄龟立即扭头瞪了两人一眼,却又是在两人的错愕中扭了回去,目光更为暴怒地紧盯着前方的乐戚,完全不理会两人的进攻,巨嘴再次大张,水汽氤氲距离而去,见那架势,又是要发出水椎轰向乐戚。

        被鳄龟拟人般凶神恶煞的目光死死盯住,乐戚不由心中反毛,心中暗骂这鬼东西真它大爷的小心眼。但这也恰恰说明自己等人的牵制计划奏效,双眸向着后方一处小山坡后扫过一眼,发现司徒麟已是开始着手准备玄气攻击,心中有了些底。

        而在领教过鳄龟轰出的墨绿色水椎的更快速度与强大腐蚀性后,乐戚决定不再冒险躲闪,以免百密一疏被其击中护甲无法防御的关键部位。手臂立盾牌于身前正对鳄龟,侧身身体微蹲,肩靠盾牌,完全藏身于盾牌之后,准备硬抗鳄龟所有攻击。

        而盾牌刚立,下一瞬间,墨绿水椎已是猛烈击打在盾牌之上。受到冲击的盾牌往后一震,强大的力度都是让乐戚闷哼一声,靠着脚下卡进石缝的支撑,才是稳住不后退。但即便如此,冲击后片刻,哪怕躲在盾后亦是能听见盾牌表面那墨绿色液体逐渐腐蚀的嘶嘶声响。

        可容不得乐戚心疼盾牌,那鳄龟见自己的攻击被挡去,却是不为所动,依旧持续性发动攻击。

        “叮叮当当”高速水椎撞击盾牌响个不停,这连续性的强有力攻击让得乐戚抵住盾牌的肩膀都是有些因为用力过度而酸疼。
  /34/34077/25539910.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