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亡灵都城 > 第三百四十二章
        闻言,张魂俊假装恍然大悟道:“哟!原来叶家设了晚宴为叶大小姐庆生啊,难怪了难怪了,我说今日叶府怎么如此热闹呢!老七,那没办法了,咱哥俩只能自己去吃顿好的了!哦,还忘了你肩膀上的那只小崽子,是咱哥仨。”

        点点头,乐戚十分配合地接话道:“那走吧,别待会没位置了,好菜也被别人吃个精光,可就不好了!”

        两人一唱一和,着实把叶君瑶气得不轻。而金梦欣与司徒麟,则是站在一旁静静看这一出精彩大戏。

        见两人不依不饶的模样,叶君瑶只得抱歉道:“好好好,我承认这件事我做得不对,一时疏忽忘记提前交代下去,这才让你们碰了一鼻子灰。可这事也不能全怪我呀,你们就没点责任吗!”

        “我们有什么责任?长得不像富家子弟,穿着朴素怪我们咯!”张魂俊不服气地道。

        “长得不像富家子弟穿着朴素当然不是问题,但你们被人拦下不会报我名字吗?平时一个个的能说会道,比谁都聪明,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不会说话想法子了!”

        “嘿!你不提这事还好,提了真是让人火大!”

        “来,请这位英明神武明察秋毫的管事大人告诉你们的智谋无双算无遗策的叶大小姐,我先前有没有提叶大小姐的名讳啊?”张魂俊点点头,笑吟吟地看向现在一旁额头满是汗水的罗管事,询问道。

        闻言,受到双方质疑目光的罗管事只能实话实说道:“有时有,不过我以为……”

        张魂俊直接打断管事的解释,继续问道:“很好!不随意相信他人的话语当然是应该的,但再请问英明神武明察秋毫的管事大人,我们有没有请求您派人进去向智谋无双算无遗策的叶大小姐确认身份啊?”

        “有是有,不过……”管事再次肯定道。当然,他的解释依旧被打断了。

        “嗯,阁下真不愧是一位尽忠尽责实事求是的好管事!但为何最终结果却还是我们两个被人臭骂一顿,然后被决绝地拒之门外呢?我实在是想不通,只能归结于我们长了一张鬼鬼祟祟的脸吧。”说到此处,张魂俊假装语重心长般地叹了口气。

        对于张魂俊的全套演出,乐戚不禁觉得这小子的还演技不赖嘛,尤其是在拐弯抹角地挖苦讽刺他人的功夫上,倒是和自己相差不远了。不过在定力方面,还是差了点岁月沧桑的磨砺。

        话听到此处,叶君瑶那俏脸亦是逐渐变得冰冷,但非对张魂俊,而是针对罗管事。她算是听了个明白,今天之事,错全在自己这边,先是自己一时疏忽大意没有交代下去,紧接着自家的管事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人羞辱一番后轰出门外,连通风报信的机会都不给,而自己还一直以为这两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笨蛋。

        反观对方,准时赴约,身份不明被阻拦也就罢了,表明身份想请人通风报信都是被人羞辱一番赶走,却仍肯坐在门外苦等半个时辰,只是想听自己真诚地说声抱歉而已,却被她当作脑子不灵光的笨蛋,但即便受到如此冤屈,对方依旧肯留下来。难道对方真的缺这一顿丰盛晚宴?又或是他们需要巴结叶家?不可能,以他们的神秘身份,叶家,还没强到这种程度。对方肯留下来,仅是还认自己这个朋友罢了。

        语言冰冷,叶君瑶反语道:“罗管事,罗夕!你可真给我长脸啊!”

        罗管事听出小姐语气中的冰寒,连忙躬身求饶道:“罗夕知错!罗夕知错!请大小姐责罚!”

        叶君瑶质问道:“我问你,当初我的两位朋友报我名字,你为何不派人前来询问,就擅自将人轰走?是我这个叶家小姐已经使唤不动你了,还是罗管事觉得自己劳苦功高,已经有资格成为叶家主人了!”

        “罗夕不敢!罗夕知错!”听得大小姐的严厉斥责,罗管事急忙否认道。

        “那你为何不遣人前来询问?”

        罗管事连忙交代事情原委:“罗夕本也想遣人前去询问小姐,可那时正巧表少爷路过,说怕小姐忙碌,就不必因为这点小事打扰您了,还让我把两位请出去,所以才一时糊涂,闯了大祸。罗夕知错!”

        随即,罗夕又是对乐戚二人请罪道:“二位公子,是罗夕有眼无珠,不懂事得罪了二位,请二位责罚!但此事我家小姐确实不知情!都是罗夕的过错!”

        听得罗管事的话语,张魂俊顿感舒畅,点了点头,说道:“嗯,说的基本都是实情,虽然罗管事头脑不太灵光,但这件事他确实做不了多少主。”

        罗管事的解释无法叶君瑶消气,反而更为激发了心中的隐藏怒火:“表少爷?陈柏?呵呵,罗管事,看来表少爷平时对你们是很好了,他的话比我这位叶家大小姐都好使。”

        “行了,君瑶小姐,消消气,有些事呢,不是一个管事能决定的。再说,今日是你的生日,作为寿星应该高高兴兴的才是。”恶气出得差不多,乐戚便是站出来打圆场,毕竟这是在叶府,叶家大门,保存家族颜面还是有必要的。

        既然乐戚这个当事人站了出来打圆场,张魂俊亦是见好就收:“老七说得对,今天是君瑶小姐你的生日,别因为一点瑕疵小事影响了心情。我也只是看你这管事头脑不灵光,一时兴起开个玩笑而已,呵呵,不过似乎玩得有点过头了。”

        见两人表现得如此大度,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主动解围,替自己与叶家保存颜面,叶君瑶微微蹲身行礼,谢道:“多谢体谅。本想着请你们高高兴兴吃顿饭,不曾想出了这种意外,君瑶在这里赔个不是了!”

        笑着点点头,乐戚继续说道:“小插曲,小插曲而已!呵呵,现在晚宴也还没开始,我与老张还是可以高高兴兴吃你这顿丰盛晚宴,不是吗!怎么,君瑶小姐不请我们进去?”

        张魂俊深吸一口气,露出一副享受的模样,附和道:“老七说得没错,哎呀,闻着里面飘来的香味,我都有点饿了,君瑶小姐,不打算领我们进去开饭?”

        被两人的幽默与大度逗乐,叶君瑶扑哧一笑,那俊俏小脸又是露出了迷人笑容,笑吟吟道:“好好好,这就带你们进去开饭,在我这还能饿着你们吗!另外,你们两个也别小姐前小姐后的叫了,听得我感觉自己是融不进去的个外人一样,很别扭,我不开心,你们赶紧改口把这两个字给去了。”

        “是嘛,我倒是叫的挺顺口的。”

        “…………”

        叶君瑶领着众人进入宴席之中,来到提前安排好的席位上,临近相坐,有说有笑地热切交谈起来。

        作为宴会主角的叶君瑶理所当然地是今夜众人瞩目焦点,而见前者先前匆匆离去后又亲自领来了两位青年,五人相邻而坐,有说有笑,似乎关系非同一般,对此,众人纷纷好奇,另外几人的身份与关系。

        另外四人中,另一位妙龄少女的身份自然是确定的,金梦欣,与叶家同为罗云镇两大家族之一的金家大小姐,她是叶家大小姐最好的朋友,两人几乎无话不谈,两人黏在一起自然合情合理。

        三位男子中,那位贵公子打扮,举止得体的青年男子,稍有些眼力劲儿的宾客也能将其认出,那青年正是方圆百里内以才智闻名的银珀镇霸主司徒家司徒麟,前不久,在金家的比武招亲中大放异彩,不仅以智一举扫荡所有竞争对手,更是在最后的决赛中施展威力极强的阵法玄技破除金家小姐的层层防御,若非最后关头紧急刹车,后者恐怕就要兑现承诺嫁于他了。但也因为如此,风度尽显,才让金家小姐对其产生好感,十有**的,后者终有一天会心甘情愿嫁给他。这才是睿智。

        可另外两位衣着朴素的陌生青年又是谁,能有资格与这三人同席相邻而坐,并且从他们的行为举止与表情神态来看,两人丝毫不显低人一等,亦没有任何巴结讨好之色,那三位身份高贵的公子小姐亦无半分高人一等的傲慢姿态,五人平等相待,交谈甚欢。

        众人不禁猜测起来,莫非他们也是哪个大家族的公子?可在座的都是罗云镇有头有脸的人物,见识自然不一般,附近各镇上那些个大家族的公子小姐,稍有些名气天赋的,基本能认个十之七八,可谁也认不出这两人究竟是何身份。

        而此时,坐在临近桌席上的一名青年,见叶君瑶与几人有说有笑交谈甚欢,心中不禁起了一丝醋意,前者对自己这个从小一同长大的表哥,都是从未露出这般自然亲近的姿态,那两人究竟是谁,被自己巧妙赶走后竟让表妹亲自外出寻回,并安排坐在她的附近席位。这种差别待遇,怎能让他不心生嫉妒。想到此处,陈柏看向两人的目光不禁多了几分冰冷寒意。
  /34/34077/25644732.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