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修真小说 > 驱魔师 > 驱魔师 第3节
    越往里走,黑雾越浓,气氛也越来越诡异,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阴冷的吟唱,空洞而又冰冷的女声像是地狱传来的悲鸣,直到黑雾散去,眼前的路也变得明朗起来,跳动的绿焰引导着两人慢慢向里走去。
    白砱正坐在高高的王座上,盯着走来的沈清舟,身旁的红衣女子趴在白砱手边,暗红的目光忽明忽暗。
    “沈清舟,你来迟了。”
    白砱望着她,语气里似乎有些不满。
    沈清舟却面色平静:“废话就不用说了,你找我来的目的是什么?”
    白砱轻笑,“当然是和你做个交易。”
    “我不和魔域的人做交易,尤其是你。”沈清舟不屑的看着他。
    “如果我告诉你,我知道他的三魂在哪呢?”
    沈清舟听到此话,眼神忽然变了,不可置信的望向白砱。
    白砱眼看沈清舟有了一丝动摇,继续说道:“魔域有个禁地,我魔族亡魂的归属地,不过自魔域形成以来,从来没有人能活着从里面走出来。”
    白砱边说着边从王座上走了下来,一瞬间立在沈清舟面前,两人的距离不过咫尺,沈清舟盯着白砱,一直紧抿的嘴唇有了松动:“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是不是真的,去一趟魔域自然就明了。”白砱抬手指了指沈清舟的胸口,随即轻抚过她的脸颊:“你这里,比任何人都清楚!”
    沈清舟忽然不耐烦的将白砱推开,厌恶的弹了弹刚刚被白砱碰过的地方,“禁地在哪?”
    “那就要看阿舟的诚意了。”白砱似笑非笑,随即无比认真的问道:“程寒,埋在哪了!”
    白砱的语气忽然变得认真起来,细听来还有些恨意在里面。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沈清舟似乎是猜到了白砱想要的东西。
    “我倒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交易。”白砱说道,“很公平。”
    “好啊,我可以告诉你。”沈清舟盯着白砱,开口说道:“不过要等我从魔域回来之后。”
    “你什么意思?”白砱不耐烦的看着她。
    “很简单啊,如果我能从你说的那个什么禁地里活着回来,我就告诉你程寒埋在哪。”沈清舟平淡的说道:“如果我死了,你永远也别想知道程寒埋在哪了。”
    “你……”白砱忽然恶狠狠的盯着她,他一下就明白了沈清舟打的什么小算盘,他是想让自己和她一起进禁地。
    “怎么?害怕了?还是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禁地?”沈清舟的眼神忽然凌冽了起来,她自然是不会相信白砱的,如果真的有禁地,为什么以前白砱从没说过,为何偏偏在几百年后才告诉自己。
    “沈清舟啊,沈清舟,你还真是多疑啊。”白砱脸色忽然一变,竟然笑出了声,“行吧,正好我也很久没回过魔域了,就当回家看看了。”
    白砱挥了挥手,“阿涟,准备一下,咱们回趟魔域。”
    “是,主人。”身后的红衣女魔,微微附身,随即消失在空中。
    “魔域大开,希望阿舟别让六百年前的惨状再次发生。”白砱忽然伸手轻抚过沈清舟的下巴,不怀好意的继续说道:“啧啧啧,现在回想起来,我都能清晰的记得,那漫天血红的美景呐~”
    “滚开!”沈清舟狠狠的瞪了白砱一眼,低头寻找小黑的身影,只见小黑正蹲坐在不远处的石柱上看着他们来时的方向发呆,丝毫没有在意两人的谈话。
    沈清舟缓了缓脸色,喊道:“小黑,过来,要走了。”
    小黑一动不动。
    “小黑?”沈清舟又喊了一声,朝它走过去。
    小黑这才反应过来,一副呆萌不在状态的神情,走起路来甚至有些不稳。
    沈清舟急忙俯身将小黑抱在怀里,关切的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小黑摇摇头,趴在沈清舟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哼着答道:“没事,困了。”
    还未等沈清舟继续说些什么,小黑便靠着她的胸口睡着了,沈清舟小心翼翼的护着,抬头看了一眼白砱:“等他睡醒再走。”
    “什么?”白砱的神情有些扭曲,沈清舟竟敢让他等一只猫!?
    沈清舟没有理会白砱略微扭曲的脸色,一只手抱着小黑,一遍开始布阵,“你若不想帮忙就滚一边去!”
    开启魔域的入口可不是一件小事,除了魔物其他人想进魔域是很难的,除了需要魔域的阵法以及魔族的魔力和血液,最主要的是还需要开启魔域的钥匙,而这“钥匙”只有沈清舟有。
    沈清舟凭借着记忆驱动魔力开始布阵,白砱侧身立在一旁,看着沈清舟手指在空中缓缓划过,一道道黑色暗光凝固在空中,随着阵法的渐渐成型,白砱的脸色也越来越沉:“他竟然什么都告诉你了。”
    白砱阴沉着脸冷笑了一声:“也罢,到头来还不是魂飞魄散,到底是自己害了自己,活该。”
    沈清舟布阵的手微微一滞,对白砱的冷嘲热讽也并未有过多的理会,或许他说的没错,就像当初师父劝她的一样,只可惜她没听进去,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开启魔域的阵法即复杂又繁琐,最主要的是丝毫不能出错,不然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一个时辰过去了,沈清舟的这才缓缓放下有些微微颤抖的手,怀里的小黑拱了拱脑袋,也慢慢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沈清舟?你怎么了?”小黑刚醒来就感觉到沈清舟有些不对劲,“他是不是欺负你了!”小黑盯着白砱,目露狠色。
    “我没事。”沈清舟捋着小黑光滑的皮毛,入手处的细腻与温暖让沈清舟特别安心。
    可小黑还是一直死盯着白砱,心里自认为白砱肯定和沈清舟大打出手了。
    阵法开启,沈清舟看了白砱一眼:“该你了。”
    白砱冷眼看着沈清舟,起身挥掌将自己的魔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到阵法中,暗光顺着偌大的外环圈由外向里慢慢激活,错综复杂的阵法开始向外渗透魔力,无数的黑气溢出,甚至能看到不断抖得的光芒,魔域大开,那些被关在魔域的魔物像是看到了逃脱的希望,不停的顶撞着出口。
    这看似就要快被破坏的法阵在注入白砱的血液后变得更加动荡,连法阵背后魔物的吼叫与悲鸣都听的一清二楚。
    沈清舟拔出玄龙剑,直插在法阵中央,镇住了躁动的魔物。白砱半眯着眼睛,不悦的望着玄龙剑,斜眼看向沈清舟,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黑,我们要出发了。”沈清舟将怀里的小黑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并看了一眼白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