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修真小说 > 驱魔师 > 驱魔师 第9节
    看来那魔物是把圻水城当成它捕食猎物的笼子了,只进不出,所有来到圻水城的人都只能成为它的食物。
    小黑从窗户跳进来的时候,众人都吓了一大跳,纷纷后退。
    熟练的跳到沈清舟手边的木桌上,小黑半蹲在沈清舟手边,缓缓开口:“城墙上的符咒我检查过了,可破解,只是那魔物行踪不定,但一直在圻水城周围游荡。”
    “嗯,那就好,今天是初一 ,子时它必然会来,到时候我会收拾掉它。”沈清舟随手画出一个符咒,符咒越来越大,直到护住整个客栈。
    “你们待在这里不要出来。”
    沈清舟拿起玄龙剑往外走去,身后小黑看了众人一眼,忽然说了一句:“那魔物是魔兽幻化成的。”
    话音刚落,那几个圻水城的人脸色一下变了,其中一个人对客栈老板说道:“老李,难道是?”
    老李长叹一口气,“果然是造孽啊!”
    “当年城主大人就是心软,就应该斩草除根!”
    “什么斩草除根,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插手黑市的生意。”
    几个圻水城的人小声的争吵中,最后还是老李呵斥道:“都别说了!如今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自作孽不可活!”
    众人噤声,也不再争论,望着已经关闭的客栈们,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黑和沈清舟依靠在客栈门口的石柱上,等待着那魔物的到来。
    小黑盯着身后的门,忽然嘟囔了一句:“活该。”
    沈清舟看了小黑一眼,“别说话。”
    “我说错了吗?沈清舟你知道吗,那城外的魔物其实是一只魔兽,除非侵犯领地,不然魔兽不会攻击人类,这只魔兽对人类的怨念如此之深,肯定是这些人做了什么无法容忍的事。”小黑咬牙切齿的说着,想起今早的场面,心里难免生出一丝怨恨。
    沈清舟看着小黑越发愤恨的眼神,抬头看了看夜空,说道:“那些路过的旅人呢?他们与这魔物无冤无仇,他门又做错了什么呢?”
    小黑沉默。
    “不论是人还是魔,都会被自己的仇恨所蒙蔽,容易伤害无辜的人,都说冤有头债有主,可是当这种怨恨被无限放大,只会将伤害的范围也无限放大。”
    沈清舟长长叹了一口气,这世间最难懂的是人心,最难理解的是人性,他们有好有坏,对魔物而言,亦是如此,如每一只魔物都能向善,或许人魔真的可以共处。
    曾经,她和墨严试图寻找一条人魔和平共生之路,可惜最后失败了。
    魔物需要人间的七情六欲为食,以人间的罪恶为渊,在最黑暗处生长,魔界与人界共存,却永远无法和平共生。
    第十二章
    空荡的街道冷清的可怕,不知何时吹来一阵阴风,伴着忽浓忽暗的薄雾,空气中笼罩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小黑抬头望着昏暗无光的天空,周围安静的只有耳边的风声,最近不知怎么了,小黑总是很容易累,身体像是没什么力气一样,心情也很低落。
    偶尔睡着的时候,还会梦到一些模糊的画面,可是最后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小黑知道,那些记忆对自己很重要。
    “沈清舟,我最近……”小黑刚要开口询问,忽然一阵大风吹过,卷起一地的沙尘,小黑咳嗽着,半眯着眼睛,眼前一团黑雾一闪而过,小黑自觉的退到客栈门口,确保自己在符咒的保护下,然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准备看好戏。
    沈清舟握住玄龙剑,站在原地一动未动,那团魔气围着沈清舟试图想攻击她,可是根本近不了沈清舟的身。
    几番尝试后,那魔物终于发现这个驱魔师和以前的不一样的,以前那些装模作样的假驱魔师,拿着几张驱魔符招摇撞骗,而她面前的这人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家伙。
    那魔物转身就像跑,结果沈清舟微微抬手,几道符咒缓缓在空中呈现,拦住了去路。
    “着急走吗?不如留下来喝杯茶吧!”沈清舟抬眼盯着不远处的那团魔气。
    话音未落,只见那魔物掩去魔气,缓缓转过身,苍白的脸颊上毫无血色,空洞的眼神恨意溢出,狠狠的瞪着沈清舟:“你们驱魔师还真是爱多管闲事!”
    明明看起来是女儿身,但声音却是粗旷的的男声,看来这个身体应该就是城主女儿的了。
    “你若不害人,我自然不会管你,如今你杀人无数,那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沈清舟默念咒语,无数符咒浮现,将那魔物紧紧围住,无数的魔气被符咒吸收,那魔物似乎快要招架不住了,随着魔气的吸收,那魔物似乎要坚持不住了,就在魔气要消失殆尽时,忽然那女魔的眼睛慢慢变暗,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沈清舟立刻察觉到不对劲,急忙收起符咒。
    那女子应声倒地。
    沈清舟忽然察觉到一个问题,当时魔物附身时难道那女子没死吗?
    小黑眼看沈清舟听了下来,也有些不解,这玩意一剑劈下去不就得了,浪费那么多驱魔符干什么,而且怎么还停下来了?
    沈清舟缓缓走近那女子,将一道符咒植入她的体内,随即转身向客栈走去。
    小黑站起来问道:“咋了?不管她了?”
    “不是,我有个问题需要问下里面的人,放心,她跑不了。”
    沈清舟推开客栈门,里面的人躲在角落里纷纷张望着,越过沈清舟,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魔物,有人小心的问道:“解决了吗?”
    沈清舟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客栈老板老李,询问道:“当时,那魔物附身的时候,那女子是不是没有死?”
    “是,怎么了?”老李满脸疑惑,到底是怎么了。
    沈清舟眉间紧皱,心想这下麻烦了。
    “城主的女儿可能还没死,这魔物只是借助了她的身体,并没有伤害她,只是若除去了这魔物,城主的女儿也会在瞬间失去生命,三年来,人与魔已经融为一体了。”
    “这……”
    老李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