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修真小说 > 驱魔师 > 驱魔师 第14节
    第十八章
    沈清舟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遥远的梦境,那是沈清舟第一次遇到墨严的地方,也是一切的开始。
    九宫山,清月山庄。
    沈清舟正窝在藏书阁里翻阅着古老的驱魔古籍,外面雷声大作,铺天盖地的雨声挡住了一切杂音,沈清舟沉浸在一张张特殊而又复杂的符咒中。
    正在此时,一只黑色的狸花猫悄悄顺着半掩的窗户跳进藏书阁,无声的在书架间跳来跳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沈清舟侧耳听到细微的动静,转头望向声音来源,一片漆黑宁静,就好像刚刚是她的错觉。
    忽然左侧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沈清舟放下手中的书,悄悄靠近,只见那只黑色狸花猫融进黑暗里,在一堆书旁扒拉着,直到找到了一本泛黄的书籍。
    沈清舟定睛一看,竟是个小型魔兽,心下不免震惊。
    这些年来,清月山庄在九宫山上布满了驱魔结界,任何魔物都不可能穿过结界,这些年在清月山庄的守护下,几乎没有任何魔物能通过九宫山。
    可是眼前这只魔兽是怎么躲过人魔交界地的看守和结界的呢?
    沈清舟正要凝符收伏这只魔兽,可是它像是感觉到了危险的存在,转头与沈清舟对视了一眼,然后叼着书籍飞速的跑了。
    沈清舟不可能放任这魔兽在九宫山上活动,也飞身跟上,只是外面雨势渐大,还没到后山,沈清舟就跟丢了。
    紧接着,沈清舟发现自己迷路了,其实也不能算迷路,她知道自己肯定还在九宫山上,只是找不到回去的路而已,虽然雨已经停了,但是山路泥泞崎岖,夜色渐深,沈清舟只能摸索着往前走。
    大雨过后的森林没有一丝声音,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沈清舟毫无方向的在森林深处前行,不知走了多久,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一道暗暗的金光。
    沈清舟靠近光源,只见一个山洞显露在眼前,一个男子背对着沈清舟坐在火堆旁正在看书,旁边那只黑色狸花猫正蹲在洞口,警惕的看着周围。
    一人一猫的目光相遇,男子猛然回过头,金色的眼眸一闪而过的杀意,上下打量着来人,半晌开口问道:“驱魔师?”
    饶有兴趣的盯着她,黑色的小猫在男子弹手间化作一股魔气融到了男子的身体。
    沈清舟厉声问道:“你是谁,为何闯入九宫山!”
    一道道驱魔符从四面八方涌来,却在距离男子咫尺的地方化为灰烬,一道暗光闪过,男子反手按住沈清舟的手,将她牢牢禁锢在自己怀里。
    “脾气挺大啊,忘了介绍我自己,我叫墨严,不知姑娘芳名?”
    墨严笑意盈盈,语气里带着些轻佻。
    沈清舟感觉一阵恶心,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没发挣脱束缚,最奇怪的是她的驱魔符咒不管用了,就好像自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子一样。
    墨严侧头盯着沈清舟紧皱的眉间,忽然觉得甚是有趣。
    “我可以放开你,但是你不能乱喊乱动,我没有恶意的。”墨严尽可能放轻语气。
    沈清舟挣扎着,语气暴怒:“放开我!”
    墨严刚一松手,沈清舟就立刻远离墨严,依旧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虽不知眼前的男子是什么人,但肯定和魔物脱不了干系。
    墨严冲沈清舟笑了一下,回到火堆旁拿起书,伸手递给沈清舟:“你的书,还给你。”
    “你到底是谁!”
    “你明天就知道了。”墨严把书放在沈清舟手里,“哦,对了,你刚刚不会是迷路了吧。”
    “我没有!”沈清舟嘴硬,她才没有迷路,只是天太黑了找不到回去的路而已。
    墨严轻轻抬手,一只萤火虫闪着星光出现在她的面前,“跟着它,你就能回去了。”
    说完,墨严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了一脸懵的沈清舟,看着手里的书《伏魔录》,愣在了原地。
    一夜未眠的沈清舟,天还没亮,就被师兄急促的敲门声吵的脑壳疼,不情愿的打开房门。
    沈安被她阴沉的脸色下了一大跳,“师妹,你昨晚没休息好吗?”
    沈清舟揉了揉额头,轻声回道:“没事,师兄,找我有什么事吗?”
    “大师兄说有要事找你,让你去一趟天灵阁。”沈安这才想起要传达的事,同时提醒道:“看大师兄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可能又出什么事了。”
    “我马上去!”沈清舟关上房门,脸都没来得及洗,一般非要事,是不会去天灵阁的。
    踏进天灵阁,沈清舟发现只有师父和大师兄两人。
    “舟儿,你迟到了。”沈承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些许责备。
    沈清舟恭敬的抱拳俯下身子,“抱歉,师父,昨夜看书入迷,误了些时间。”
    “舟儿,过来坐。”沈时寒温柔的冲沈清舟招了招手,沈清舟悄悄抬眼看了一眼师父。
    沈承点了点头,“去吧,下次不许迟到。”
    “是!”沈清舟立刻小跑到沈时寒身边,乖巧的坐在一旁。
    眼看师父和大师兄都一副紧张的神色,不由的小声问道“大师兄,怎么了。”
    沈时寒低眸,温柔的笑了一下,低声说道:“有一位重要客人要来,一会可不要失礼。”
    “哦,好。”沈清舟立刻整理好衣衫,调整好坐姿。
    时间一点点流逝,大厅中间的法阵在斜照进来的阳光下闪着光芒,沈清舟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竟然忽略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客人,能让师父和大师兄一大清早就在这里等着。
    就在沈清舟昏昏欲睡之时,法阵散发出一道道光芒,阵阵黑气从法阵中心溢出,慢慢凝固成一个人形,随着魔气散去,一个熟悉的人影映入沈清舟眼帘。
    墨严一席黑衣,身姿挺拔,俊逸的脸庞线条分明,眉宇间一股高傲疏离的神色,散落的黑发随意的在肩膀处晃荡,与昨夜的那人似乎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