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驱魔师 第20节
    只是他忘记了,沈清舟也不过是个人类,面对感情依旧会不知所措。
    沈清舟为此查阅了许多书籍,包括传说、神话中的爱情故事,她试图找出自己对墨严的感情,可是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沈时寒最近发现沈清舟不对劲,总是一个人叹气,有的时候捧着书坐在台阶上发呆,刚开始他以为是沈清舟遇到了修为上的难题,后来才发现,沈清舟竟然在看一些爱情故事。
    “舟儿,你最近怎么了?”
    敏锐的沈时寒立刻察觉到了,沈清舟可能是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了,或者是尝试开始了解什么是爱了。
    “师兄,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沈清舟皱着眉头,她怎么也想不明白。
    沈时寒很有耐心,“你问,只要师兄知道。”
    “师兄,你有喜欢的人吗?就是像书里写的那种,什么白头到老,厮守一生的那种。”
    沈时寒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沈清舟这是遇感情问题了吗?
    “没有,你也知道驱魔师的修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清心寡欲,所以我没有那种想法和心思。”
    沈时寒如实说道,毕竟驱魔师的寿命比一般人的寿命要长很多,看的多了,也就看淡了,世间的生离死别,海誓山盟,最终在时间的洪流中也不过是过往云烟。
    沈清舟托着下巴,“我不理解,什么样的反应才能算喜欢一个人。”
    “呃……”沈时寒稍加思索,“我猜测,可能就是会想着、念着、担心、想把最好的都给那个人,可能就是喜欢吧。”
    “如果长时间不见到他会难受,这点算吗?”沈清舟忽然问道,“总觉的心里缺点什么,是不是也算?”
    沈时寒被沈清舟的反问搞的有些不知所措,“你……喜欢上谁了吗?”
    “我不知道。”沈清舟低下头,师父和墨严都说她不能喜欢。
    “好了,想不明白就别想了。”沈时寒宠溺的摸了摸沈清舟的脑袋,“感情就是要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吗?沈清舟心里还是很难受。
    “所以,让你纠结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是哪家的公子啊?”沈时寒还真的想见见能让沈清舟感兴趣的男子。
    沈清舟目光躲闪,自知肯定不能说,“没有,我就是忽然想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不过你可要让他做好准备,到时候别被师兄们吓到了。”
    恐怕吓到的是你们吧,沈清舟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感情果然难懂。
    就在沈清舟还沉浸在喜欢和不喜欢的纠结中时,她发现墨严在躲着自己。
    几次去天灵阁都撞见了墨严和师父在说什么,但是只要一看到沈清舟来了,墨严立刻就离开了。
    刚开始,沈清舟以为是他们在商量一些不能告诉她的事,可是师父从来不避讳她,唯独墨严只要看到她,就立刻跑,明显就是在躲着自己。
    或者是赌气,有或者是真的生气了,沈清舟再也不去刻意寻找墨严的背影了,她又开始了自己以前的生活节奏,看书、修炼、练剑,似乎完全把墨严抛在脑后。
    只是深夜睡不着的时候,沈清舟便会打开虚无之境,让自己完全沉浸在黑暗里。
    如今的虚无之境,已经完全成为了沈清舟逃避的场所,刚开始的害怕已经变成了安全感,似乎只有在这种完全压抑的环境里,沈清舟才能忘记心里的不安感。
    这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沈清舟,觉得自己这样下去不行,于是决定找墨严说清楚,不论如何,至少要知道墨严是怎么想的,即使他在躲避自己,那也要听他亲口说出来,最重要的是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他。
    照例从虚无之境来到魔界,这次又落在了不同的地方,看样子好像是谁的宫殿,从窗户望去,正好能看到魔界的花园,说实话,并不能算花园,更像是荒芜的枯地。
    果然还是人间更漂亮,她现在更加理解墨严说的,舍不得人界灭亡。
    从窗户飞身而下,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沈清舟看着偌大的宫殿,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往哪走,心想着要不要制造一点麻烦时,忽然前方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沈清舟敛去气息跟了上去,想着要吓一下墨严。
    可是还没靠近,只见墨严一个眼神像利剑一样看过来,沈清舟乖乖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
    墨严看到沈清舟,眉头都快皱成一团了,“你又从虚无之境过来的吗?你是不是疯了!”
    墨严狠盯着沈清舟,只觉得与上次相见,她眉间的戾气又重了几分。
    “我想来找你,只能走那一条路。”沈清舟低着头,“而且我真的有急事找你。”
    “我不是警告过你,不准来魔界了吗?”墨严一把握住沈清舟的手腕,不出他所料,果然魔气已入体,“你以为你为什么能从虚无中出来?玄龙剑本就是魔气锻造而成,它会受一切阴暗事物的影响,早晚有一天你会被它控制的!”
    “虽然你能承受住魔气的侵蚀,但是前提是你的修为深厚,如果你再这样下去,你早晚会失去理智!”
    “我不会。”沈清舟抬头与墨严直视,“你不要岔开话题,先听我说行吗?”
    “我思前想后,如果你真的觉得我出现在你面前,让你感觉不舒服,那以后我绝对不会来找你。”沈清舟认真的看着墨严,“但是,我要听你亲口说。”
    “你……”墨严顿时语塞,“我……怀疑你已经失去理智了……”
    “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会纠缠的人。”沈清舟其实心里很难受,可是她不愿意做该断不断的人,只要能彻底斩断,她就不会再难受了。
    “沈清舟。”
    墨严目光幽幽,握着她的手腕也忽然用劲。
    “我是魔界之主,你知道吗?”
    “我知道。”
    “我的寿命比你长,你对我而言,只是某段生命中遇到的某个人,可是若我爱上你,你的生生世世都会和我扯上关系,不论你转世多少次,你都再也不能逃开我了。”
    “假设有一天,人与魔之间注定要开战,除了你,对其他人我不会手下留情,你的师父、你的师兄们,都有可能死在我的手下,你确定你承受的了?”
    沈清舟的眼神从坚定慢慢变成犹疑,她从没想过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