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修真小说 > 驱魔师 > 驱魔师 第22节
    沈时寒对她很无奈,沈清舟总是喜欢往危险的地方跑,他记得沈清舟小的时候就喜欢在悬崖边坐着,甚至还喜欢在半夜三更去后山深林里玩,要知道后山可是有狼的。
    “对了,沈安和我说,你昨夜在后山和一个男的抱在一起?”沈时寒想起沈安和他说的,昨晚的错觉。
    沈清舟立刻假装疑惑,撇开眼神,装作在思考的样子,“没有啊?我……我昨天在后山一个人练剑来着,没和其他人在一起。”
    沈时寒挑了挑眉,看着沈清舟右手握成拳,他知道沈清舟在说谎,这个下意识的小动作,可能沈清舟都不知道。
    “是吗?”
    “嗯嗯,一定是沈安师兄看错了。”在沈时寒面前撒谎难度太大了,他一定看出来了,于是她急忙岔开话题:“师兄,你饿了吗?我去看看今天吃什么~”
    说完,沈清舟转身就跑了。
    沈时寒看着沈清舟的背影,心里莫名的有些落寞,曾经总是跟在自己身后的小丫头终究还是长大了。
    第二十八章
    拖了几天,沈清舟跑了。
    她主要是害怕沈时寒追问她墨严的事,她没有办法回答,所以只能提前离开。
    沈清舟来到封印镇守处,每一段的封印会专门派一个人守护,虽然住处比不上清月山庄,但还是很舒适的。
    沈时寒早早的就帮沈清舟准备好了一切,本想着等她生辰会之后,可是沈清舟却一再强调没有什么比封印地更重要的,沈时寒也只能答应她。
    交界地并没九宫山那样郁郁葱葱的森林,也没有湛蓝的天空,没有清新温暖的阳光,只有满目随处可见的驱魔符咒,已经不远处一阵浓雾弥漫形成的封印地屏障,时而还能听到封印背后魔物的嘶吼。
    魔气环绕,昏暗的天空中布满了阴霾,四处荒芜的枯地什么都没有,一望无际的平原枯木石砾随处可见,目之所及之处看不见一个人影,但是沈清舟知道在不远的地方一定有与她一样的驱魔师。
    简单收拾了一下,沈清舟便开始例行巡查,目前来看她负责的这部分封印看起来还是很稳定的,只是她心里总觉得不安,从封印地溢出的魔气给她的感觉很不舒服。
    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沈清舟晃了晃手腕处的骷髅头手链,清脆的声音响起,没一会墨严便出现在她的身后。
    “你怎么来这里了?”墨严看了一眼四周,“封印出问题了吗?”
    “目前没有,所以我申请来镇守封印了。”
    沈清舟回头,面带愁容:“只是……我总是觉得不踏实。”
    墨严走到沈清舟身边,手掌温柔的放在她的肩膀上:“别怕,有我。”
    “对了,我师父又找我了……说我们最好不要有任何关系。”沈清舟语气低落,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墨严轻笑,“你要是听他的,就不会招惹我了。”说着俯身低头蹭了蹭沈清舟的头发,几近温柔的气息在空气中流动。
    “墨严,你是真的喜欢我吗?还是说我只是你漫长生命里的……消磨时间的兴致。”沈清舟忽然抬起头,墨严的下巴蹭着她的额头,似有似无的磨蹭带着些痒意,让人心痒。
    墨严默默沉眸,专注的眼神看不清里面的情愫,轻声的呢喃像是催眠一样,“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还没等沈清舟追问,墨严忽然抬头,望着远处的封印微微愣神,他刚刚感觉到了封印魔气溢出的速度加快了。
    “怎么了?”
    沈清舟急忙起身,顺着墨严的目光望去,并未发生什么,可看墨严的神色,似乎哪里有什么令人恐怖的东西。
    墨严轻拍了下沈清舟的背部:“没事,你在这等我。”
    一转眼间,墨严便出现在白砱身后,尖锐探视的眼神令空气都冷了几分。
    白砱缓缓放下手,默默回头,两人之间的距离让白砱清晰的感受到了墨严身上传来的厌恶以及不耐烦,他半眯着眼睛盯着面前的人,强大的魔气带着压迫感竟让白砱笑出了声。
    “墨严呐,墨严,你这幅样子倒是让我觉的好笑。”白砱未撇着嘴,眼神嘲讽。
    墨严冷冷的看着他,轻蔑的说道:“与你何干,你在这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需要猜吗?”白砱移开目光,看向他的身后,“你大概是和人类相处的久了,脑子都有些迟钝了。”
    “别妄图破坏结界,你没有那个能力!”墨严咬着牙,语气蓦然阴狠起来。
    白砱听到这话,目光又慢慢回到了他的脸上,只见他微微附身,趴在墨严耳朵旁轻声道:“还用我破坏吗?你助人类夺得玄龙剑,不就是为了守护结界吗?可是啊,没想到那玄龙剑竟是这封印的一部分,说到底,你应该感谢我,若不是我当时用玄龙剑封印住你的手下,人魔两界哪能如此和平的局面,没想到我阴差阳错还做了件好事。”
    白砱阴冷的笑容像是在提醒墨严做了一件极其愚蠢的事,“只是,没想到最后,竟是你破坏了封印,倒是有些讽刺。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再碰这封印,因为我要让你亲眼看着,这封印一点一点的腐蚀在你面前。”
    白砱淡淡的撇了墨严一眼,他脸上的阴霾让那原本有些阴沉的脸更加死气,越过墨严,白砱对着身后的人柔声说道:“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好好休息的吗?”
    程寒低着头,有些委屈:“我……害怕……你会丢下我。”
    “怎么会呢,别多想。”白砱临走前回头看了墨严一眼,眼底满是笑意,随后搂着程寒离开了。
    墨严的内心里翻滚着一股无法发泄的沉闷,压在他心上,挥之不去,无法不去在意。
    到头来,这么多年的和平却是毁在自己手上,他不甘心,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墨严最近来见沈清舟的次数越来越少,他说最近又很重要的事要做,可能会比较忙。
    沈清舟刚开始倒还不在意,可是时间一长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白砱知道沈清舟来镇守结界,倒是来过几次,毕竟他活动的范围也就仅限于此,那次白砱出现在后山,她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只要她在这,一定不会让白砱逃出封印地。
    白砱看起来也有些反常,只是在一旁言语刺激着沈清舟,并没有作出什么过激的事,反而是用一种近乎可怜的神色盯着她,这让沈清舟很不爽。
    每日,沈清舟除了按时检查封印,就是打发白砱,有时还会处理一下过于凝聚的魔气。
    白砱最近来的很勤,倒不是做什么坏事,只是靠在她的门口,偶尔讽刺她几句,沈清舟不止一次的用驱魔符甚至玄龙剑对付他,但是那毕竟只是白砱魔气的化形,始终伤不了他本人,后来沈清舟也就不白费功夫了,随他去了,只要他不惹事就好。
    “沈清舟,你到底看上墨严哪了呢?”白砱装作不理解的样子,但语气里的的不屑倒是毫不掩藏,“他那副惺惺作态的笑脸,看起来真让人恶心,你不会真的以为魔界的魔王是一个好人吧。”
    “与你何干。”沈清舟擦拭着玄龙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封印地距离魔界很近,玄龙剑最近吸收的魔气越来越多,力量也越来越多,她都有些控制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