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修真小说 > 驱魔师 > 驱魔师 第25节
    墨严没有注意到沈清舟的脸色变了,听到他说封印地的事,一下紧张起来,心情忽然又开始低落,但是在墨严面前她还是要装作镇定。
    其实一切还有转机,沈清舟安慰着自己,毕竟冰魄石还没有找到,或许墨严能找出其他的方法,她也相信墨严。
    “你不用担心,白砱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我担心的不止是白砱。”墨严眉头紧皱,“你也要警惕落渊,他不太受控制,脑子缺根筋。”
    “落渊?”沈清舟听到这个名字思索了一下,“跟在沉星身后的那位?”
    “对。”墨严点头,“也就我和沉星能管的住他,其他人的话他从来不听,最近他好像注意到你了。”
    沈清舟倒不是怕落渊,只是落渊是四魔将之一,而且可以实体穿过封印,她怕落渊会做一些危害人间的事。
    “放心,我会注意的。”
    墨严总觉得沈清舟有些心不在焉,好像心里有事,“如果他来找你,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
    沈清舟听话的点了点头。
    “如果……你有什么心事,也可以告诉我。”墨严试探性的说了一句,仅是一瞬间,沈清舟躲闪的眼神让他确定了她有事瞒着自己。
    “我……哪有什么心事啊,就是一个人在这有些无聊罢了。”沈清舟歪着头,“不知道魔王大人有空陪我吗?”
    “好。”墨严想都没想立刻回答道,“等我把事情交给沉星就来陪你。”
    沈清舟没想到墨严答应的如此痛快,本来就是随口说的,墨严倒是认真起来。
    “别呀,我师兄闲着没事就爱往我这跑,要是被他看见了,免不了又是一场大风波,还是算了吧。”
    沈清舟泄气一般抵在墨严胸口,她还没有那个胆量,主要也是怕,怕出什么乱子。
    “哼,我看你就是心虚,说不定是心里想着别人呢。”墨严话锋一转,满是醋意。
    “我看装着别人的是你吧。”沈清舟反瞪着他,“那个女子对你那么热情,谁知道是不是你曾经四处沾花惹草的结果,只是后来把人家忘了。”
    “我没有!”墨严反驳,想起那女子又有些奇怪,“不过,你不觉得她很奇怪吗?她是如何穿过封印的?白砱为何独独找了她?”
    “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白砱想利用她?”沈清舟想起白砱的品性,真的有可能。
    墨严总觉得他忽略了什么,但一时想不起来。
    “总之,得先查清楚那个女子的背景,如果她真的是和白砱一伙的,只能铲除掉,单凭她能穿过结界这一点,我就决不允许她存在。”
    墨严目露冷意,魔界里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决不允许有任何意外出现。
    “交给我吧,我们来打个赌吧。”沈清舟忽然神秘的说道,“赌她明天会不会来找我。”
    “找你?她为何要找你?”墨严不解。
    沈清舟轻笑,对墨严说道:“一看你就不了解女人,反正如果我赢了,你要陪我去一个地方。”
    “好。”
    作者有话要说:
    给自己打气!加油!
    第三十二章
    如沈清舟所预料的那样,果然第二天程寒便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沈清舟的住处,不过她并没有直接去找沈清舟,而是趴在门口左看看右看看。
    小鹿一般的眼睛里带着些好奇和畏惧,看了许久,似乎在纠结,眼看门缝都快被她看成洞了,沈清舟从她身后闪身而出。
    “喂!你干什么呢!”
    冷不丁的出现吓了程寒一跳,慌张着转身,结果脚下一滑,直接撞开半掩的房门跌倒在地上,摔倒的疼痛直接让她眼底蒙上一层雾气。
    娇气。沈清舟在心里想到,一个敢出现在封印地的人,而且和魔界有关联怎么会这么弱?
    “那个……我……来找昨天那个人。”
    程寒支支吾吾的说着,始终不敢看沈清舟的眼睛,总觉得面前的人看她的眼神不对劲,好像并不怎么欢迎自己。
    沈清舟跨过她,坐在一旁的木桌旁,盯着地上的程寒:“起来,坐。”
    程寒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尘,乖巧的坐在一旁,也不说话,似乎在等沈清舟开口。
    “你来这里,白砱知道吗?”沈清舟转头认真的盯着她,“你和白砱是什么关系?你知道他是谁吗?”
    程寒被沈清舟连续的追问搞的有些懵,但还是认真的回答道:“他不知道我来这里,最近他很忙,不知道在做什么。”
    “那你是谁?”沈清舟问道,“你从哪里来。”
    “我不能告诉你,白砱说我要是告诉你,他就不要我了。”程寒低下头,很是委屈。
    沈清舟眼神一暗,看来她身上有白砱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程寒。”
    “我可以叫你小寒吗?”沈清舟放轻声音,温柔的看着她,“你是在哪认识的墨严?”
    程寒抬起头,乌黑的眼眸闪着光,“在封印地!”
    沈清舟目光微动,笑着说道:“封印地?哪里的封印地?这里吗?”
    “嗯嗯。”程寒点头,“是他把我带回去的,本来我的修为就不够,后来在他魔气的影响下才化成的人形。”
    沈清舟一直笑着听程寒说,心里也大概明白了一些,只是白砱不让她说的那部分,恰好是最重要的,程寒到底是从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