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修真小说 > 驱魔师 > 驱魔师 第26节
    墨严从来没有用这种严厉的语气和沈清舟说过话,沈清舟那委屈的眼神就像是被墨严欺负了一样。
    沈清舟耍赖一样盯着墨严,憋在眼眶里的泪水打转,墨严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怎么她倒委屈起来了。
    墨严放开手,语气冷淡:“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一甩衣袖,转身就走了,边走边骂沈清舟耍他,欺骗他的感情。
    落渊刚转身又忽然回头看了一眼沈清舟,此时沈清舟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虽然没有刚才委屈的表情,但是眼底一瞬而过的伤心却被落渊看到了。
    可惜,落渊对眼前的人并没有丝毫好感,他转头警告着沈清舟,声音凌冽无比:“如果魔王陛下出了什么事,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人间地狱!”
    沈清舟没有理会他,转身回到木屋,关紧房门的一刹那,沈清舟的眼神也变得可怕起来。
    程寒还缩在窗边,一动不动,看着沈清舟冷若冰霜的脸,心里慌张起来,也不敢说话。
    许久,程寒才开口:“那个,你能不杀他吗?他是我的恩人。”
    沈清舟似乎才注意到有这么一个人,转头看着她,阴沉的脸上浮现一抹微笑:“放心,不会的,我可不舍得。”
    程寒打了一个寒颤,沈清舟的脸色真的十分可怕,她张了张嘴,想安慰一下沈清舟,但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第三十三章
    程寒不知和白砱说了什么,自那之后,程寒几乎每天都往沈清舟这里跑,白砱似乎也没有什么意见,每天按时来接程寒。
    沈清舟几乎把那两人忽略了,虽然还没有弄明白白砱隐瞒的到底是什么,但沈清舟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墨严自那天之后,真的再也没有出现在沈清舟的面前,沈清舟尝试过好几次联系他,可是墨严从来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沈清舟知道墨严只是在生气,如果墨严真的因为这事恨自己,那天绝对不会和自己说那么多,沈清舟这几天想了很多,既然已预知结局,那那么就做好准备吧,不论最后结果如何,她绝不独活。
    这样一想,沈清舟的心也平静了许多。
    其实,沈清舟归根结底只是在纠结,既不想伤害墨严,又不想背叛清月山庄,既然如此那就做自己该做的,反正以她目前的能力根本打不过墨严,若最后墨严对她下不了手,落渊肯定不会留情,白砱应该也巴不得她死,反正终是一死,无所谓了。
    天地之间自有各自的生存法则,仅凭她一人并不能改变什么,不如珍惜现在,牢牢把握住自己有的,等死的时候也不会留太多遗憾。
    沈清舟并不知道自己是在逃避,还是在自我安慰,但只要这样想心里就舒服多了。
    再次尝试联系了墨严几次,依旧没有人理她。
    程寒在一旁忙来忙去帮沈清舟收拾房间,眼神盯着沈安带来的榛子酥,她嘴上说是要看着沈清舟,怕她对墨严不利,实际上大概是魔界太无聊了或者只是单纯的想吃她没吃过的这些点心。
    “想吃就吃吧,别盯了,它不会自动跑到你的嘴里。”
    沈清舟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程寒眼睛一亮,不好意思的凑到桌子前,那神色就像小孩子得到自己喜欢的玩具一样。
    程寒将点心塞进嘴里,鼓着腮帮,看起来还有点可爱,嘟嘟囔囔的话也说不清:“清舟姐姐……我觉得……你需要……道歉。”
    “道歉?哪有那么简单。”沈清舟苦笑了一声,“还有你不要叫我姐姐,你比我大了不知道多少岁。”
    程寒鼓着嘴咽下去点心,“可是,你比我先到世间呀,所以是姐姐。”
    沈清舟叹了一口气,“你……算了,你开心就好。”
    “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和他道歉,做错了事当然应该道歉了。”
    程寒边说着,眼睛瞅了瞅最后一块榛子酥,缩回了自己打算伸出的手。
    “你想的太简单了。”沈清舟看着程寒那张单纯的脸,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傻的人,“如果白砱想杀你,你会原谅他吗?”
    这一问,程寒一下愣了,“不可能,他才不会那么对我!”
    沈清舟摇了摇头,不由的垂下眼眸,把最后一块点心推给程寒,她趴在木桌旁,盯着手腕处的骷髅头手腕,陷入沉思。
    道歉吗?
    沈清舟左思右想,现在如果自己去魔界找他,墨严肯定不会理会自己,说不定一气之下会把自己赶出来,她不能让两人之间的关系再僵化了。
    “程寒。”沈清舟忽然抬头盯着她。“你喜欢吃这个点心吗?喜欢糖葫芦吗?想吃烧鱼吗”
    程寒明亮的眼睛闪闪发光,一脸兴奋的点头,“喜欢吃点心,什么是糖葫芦啊,好吃吗?”
    “当然好吃啊。”沈清舟像是在引诱程寒一样,“你帮我一个忙,我就带好多好多好吃的给你。”
    “好!什么忙!”
    沈清舟轻笑:“你帮我打听一下墨严喜欢什么,但是不要说是我问的。”
    “哦!我懂了,问白砱是吧!”程寒恍然大悟,“包在我身上!”
    沈清舟看着程寒紧握着拳头,一脸坚定,怎么看都觉得很有趣,真不知道这么单纯的程寒怎么会看上白砱。
    等了几天,沈清舟没有再联系墨严,她决定要做好完全准备再去找他!
    只是沈清舟没想到,前脚程寒刚来没多久,后脚白砱就来嘲笑沈清舟了。
    “还以为你有多喜欢墨严呢,看起来也不过如此,我可都听小寒说了,你也真是狠心呢~”
    白砱阴阳怪气的看着沈清舟。
    “我要是墨严,绝对不会原谅你!”
    沈清舟都没有抬眼看他,现在她已经可以完全无视白砱了。
    程寒倒是对白砱的话感到不开心,紧绷着小脸,竟然开口训斥起他:“你不可以这样说,清舟姐姐会伤心的,你要学会顾及别人的感受。”
    白砱冷着的脸变得略微扭曲,明显是有情绪,但是却不敢说出来,最后只能淡淡应道:“知道了,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