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修真小说 > 驱魔师 > 驱魔师 第29节
    “白砱那边搞定了吗?”沉星抬头,“魔符到手了吗?”
    “等他炼出来,还不知道要过多久。”落渊冷冷的说道,“我已经让烈崖和深海去做了,很快。”
    “那就好。”沉星终于放下心,“你抽空回趟魔域,把剩下的两魂带回来,然后奔孤陨城。”
    “嗯,明白。”落渊看着脆弱的小黑,有些担忧,“那剩下的六魄呢?需要我动手吗?”
    “暂时不用。”沉星摆了摆手,“没有命令我们不能动他。”
    “明白。”落渊转身便离开了,他现在主要的任务是回到魔域找到墨严的魂魄。
    沈清舟难得放松了自己紧绷的身体,这一次她没有在像以往一样急匆匆的来,又急匆匆的走,她放慢了脚步,除了玄龙剑,身上就没有带其它的东西了,对她来说也没有意义了。
    她知道沉星会比她做的更好,如今墨严在他那会更安全,她只要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落渊或者墨严本人来找她就好了。
    看着树荫间的阳光,沈清舟心里忽然空落落的,总是趴在自己身侧的那只小猫不见了,自己似乎永远都是一个人。
    这世间她熟识的、认识的,早就都死光了,只剩下她一个被墨严强行续命的人还孤独的留在世间。
    沈清舟又回到了圻水城,这里距离神域还有一段距离,但也不算太远。
    如今的圻水城虽说还是有些冷清,但还是能看见寥寥的人影,来到老李的客栈,焕然一新的客栈看起来很是气派,只是并没有半个人影。
    沈清舟走了进去,老李正趴在柜台上半眯着眼睛,沈清舟轻咳一声,老李从梦中惊醒,看到沈清舟的一刹那,满眼都是激动!
    “驱魔师大人,您怎么来了?”老李激动的走了过来,拉过一旁的长凳,“快坐。”
    沈清舟笑了笑,“没什么事,我最近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所以来看看您。”
    “好……好……您住我这吧,您住的房间我还给您留着呢,从来不让其他客人住,您要愿意,想住多久都行。”老李说着眼里都有了些泪花。
    沈清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多麻烦您啊。”
    “不麻烦!怎么会麻烦呢!”老李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摆手,“这是我的荣幸,如果不是您,我可能连命都没了。而且我这生意好着呢,您看我都把客栈翻修了一边,这菜色这新添了不少呢。”
    “可是……”沈清舟看了一圈,半个人影都没有。
    老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白天一般都没啥人,我雇的厨师和跑腿的小二都是晚上才来,客人一般也都是晚上才来。”
    “晚上?”沈清舟有些疑问,“为什么?”
    老李解释道:“这不前段时间来了一位貌若天仙的女子,善歌善舞,只是不知为何深受重伤,我就帮了她一下,后天又替她找了一个住处,从那之后,她每天来我客栈旁边的戏台唱曲,倒是吸引了周边不少村落的村民,慢慢的我的生意也好起来了,圻水城里的人也渐渐多起来了,只是她只有晚上才出来,所以白天一般没什么人。”
    “原来如此,她每晚都来吗?”沈清舟忽然好奇起来,貌若天仙,到底有多好看呢?
    “对,除非天气不好,其他日子几乎每晚都来。”
    沈清舟满怀期待的坐在客栈门口,周围的桌椅已经摆放好了,老李忙着招呼客人去了,看着渐渐有了生气的圻水城,沈清舟忽然想起了九宫山,若是九宫山也能慢慢恢复该多好。
    客栈门口挂着的灯笼燃着烛火,夜色慢慢来临,周围的客人们却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一时之间哄闹声传来。
    沈清舟盯着空荡的戏台,心想着怎么还不出现,人群中忽然有些喊了一声,只见一个裹着全身的女子从远处走来。
    沈清舟也侧头看去,那女子缓缓走上戏台,慢慢露出面容,冲人群俏然一笑,沈清舟愣在原地,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台上熟悉的女子。
    竟然是她很久很久之前遇到的那只烈域兽。
    女子在台上翩然起舞,歌声优美动听,直到她妩媚的目光略过沈清舟的脸,眼神微动,有那么一瞬间的震惊,沈清舟发现她看向自己,冲她一笑。
    结束后,哄闹的人群渐渐散了,烈域兽缓步走到她的面前,丝毫不在意沈清舟探究的目光:“好久不见。”
    “好……好久不见。”沈清舟尴尬的和她打着招呼,“你怎么来这里了?”
    “哼,还不是那些愚蠢的人类贪图我的美貌!”
    沈清舟:“……”
    “即使变成男子,依旧甩不开那些人类,真是讨厌。”她撩了撩自己的头发,一脸的烦躁。
    “你呢?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她盯着沈清舟。
    沈清舟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温热的陶瓷在掌心发烫,“没什么,路过看看而已。”
    “算了,不想说就不说,我还不想听呢~”她起身略过沈清舟径直离开了。
    沈清舟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盯着手里的茶杯发呆。
    眼看周围的人都散去了,老李正带着人收拾东西,一时之间,空荡的街道又恢复了冷清,烈域兽忽然后退几步,慢慢显露出自己的原形,“我可以雇你保护我吗?”
    “什么?”沈清舟以为自己听错了,“你看清楚,我是驱魔师,你是魔兽,我保护你?”
    “哼。”烈域兽冷冷的看着沈清舟,“别说笑了,你是驱魔师?骗骗别人还行,你可骗不了我。”
    说着它低下头在沈清舟身边轻嗅了一下,随后嘲笑似的看着沈清舟,“是不是装的太久了,忘记了自己是什么了?”
    沈清舟握住茶杯的手微微一顿,不经意间的用力直接捏碎了杯子,眼神也不由的暗了下来。
    第三十七章
    烈域兽的话一直在沈清舟耳边回荡着,这么多年了,她都快忘记了,忘记了她早已不是以前的沈清舟了。
    第二天,沈清舟闲来无事在圻水城乱逛,根据老李给的地址,沈清舟找到了烈域兽目前住的地方,看上去并不简陋,但是却有些诡异,窗户封得死死的,别说光亮了,空气都透不进去。
    轻轻敲了敲窗户,里面传来一声极不情愿的呢喃声,“谁啊?”
    不过这声音好像不对,只见一双圆滚滚的眼睛从扒开的窗户缝隙看了一眼,“你来了?”
    晃悠悠的四条小短腿扒拉着门缝,阳光冲进来的一瞬间,烈域兽甩了甩尾巴,烦躁的喊着沈清舟:“快进来,我不能见太刺眼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