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驱魔师 第29节
    沈清舟顺着缝隙闪身进入,反手关上了门,昏暗的房间里完全看不清人影,“你是不是得罪谁了?”
    烈域兽一顿,原本软塌塌的毛一瞬间立了起来,沈清舟继续说道:“我可不相信你连人类也打不过,一定是招惹了谁,而且是你得罪不起的。”
    烈域兽耷拉着脑袋,没了嚣张的气焰,“他活该!我虽然打不过他,但是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
    “说吧,怎么回事。”沈清舟摸索着找到了一张凳子,坐下静静等着。
    “他毁了我的家!”烈域兽说着竟然有了哭腔,“我在自己洞里睡得好好的,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窜出来的,直接毁了半个山头,我好不容易挖好的洞穴全毁了,我气不过,就……就咬了他!”
    “没别的了吗?只是咬了他一口,他也不至于如此生气吧。”沈清舟本以为它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但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后……我……”烈域兽心虚的继续说道,“我偷走了他的东西。”
    抖了抖身体,一个圆滚滚的白色小瓶子掉落下来,烈域兽用自己的小爪子往沈清舟方向一推,“就是它,我也不知道这是啥?反正那人就跟疯了一样一直追着我,我本来想还给他的,但是……我怕……怕他恼怒之下再杀了我……”
    沈清舟伸手捡起小瓶子,透明的乳白色玉石瓶,简单干净,无口,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你只要护着我把这个瓶子还给他,然后警告他一下就可以了。”烈域兽忽然委屈着脸,蹭到沈清舟脚边,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好吧。”
    正好目前她也没什么事,她也想看看这个魔兽到底是惹了谁。
    夜晚,城外,无月。
    烈域兽幻化成人形,背着收拾好东西,一副随时准备逃跑的感觉。
    “哎,今夜的景色真是美极了!”烈域兽伸了伸胳膊,这种漆黑的夜晚是他的最爱。
    沈清舟转头看向他,“你……”
    “怎么了?没见过我这么俊逸的男子吗?”他冲沈清舟挑了挑眉,“还有,请叫我小域或者小玉,请根据性别选择。”
    “随你,走吧,你知道在哪找他吧。”看着面前爱臭美的烈域兽,沈清舟不免怀疑他根本就记不住路。
    “还用找,只要我稍微露出一点魔气,他立马就会出现。”
    说着,烈域兽瞬间缩小变回原形,一道道魔气从它幼小的身体散发而出,融进无尽的黑夜。
    沈清舟躲在暗处等待着,果然没一会,空中一道暗影直直的落在地上,掀起的尘土蒙住那人的身影,烈域兽慌张的跑向沈清舟,躲在她的身后。
    “跑什么跑!”
    充满讽刺的声音,在沈清舟耳里却有些熟悉,慢慢浮现出来的人影令沈清舟不由的苦笑了一声。
    烈崖眼神微闪,手掌涌出的魔气冲沈清舟躲藏的方向而来。
    沈清舟单手抱着烈域兽从远处闪身而出,她似乎永远会与墨严或者墨严周围的人扯上关系,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呦,这是谁呀,怎么看着如此眼熟。”烈崖语气讥讽,但眼里的杀意越来越浓,墨严身边的人每一个不想沈清舟死的。
    沈清舟忽视掉烈崖满目的杀气,而是平淡的问道:“他,如何?”
    虽未明说,但是两人都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
    “好的很,至少比在你身边好。”烈崖阴阳怪气,“你不是应该去孤陨城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让我来猜一猜,不会是为了保护某个人吧。”
    “他魂魄不稳定,你们必须尽快将剩下的三魂融进他的身体,不然会有生命危险。”沈清舟语气有些焦急,她很想亲眼看看墨严的状况。
    烈崖嗤笑,“用不着你操心,我们已经与二殿下联系上了,融合魂魄的事已经交给沉星去做了,不需要你担心。”
    烈域兽看着他们说着它听不懂的话,轻轻扯了扯沈清舟的衣角,随后将那个瓶子丢到烈崖身旁,壮着胆子:“那个……还给你……你……拆我家的事……我不追究了……两清了……”
    沈清舟这才想起她来的目的,尴尬的轻咳一声,“是的,它说的没错,两清了。”
    烈崖上下打量着沈清舟,眼里充满鄙夷,俯身捡起瓶子,随后恶狠狠的对烈域兽说道:“若不是看在魔王陛下的面子上,敢抢我的东西,我定会宰了你!”
    “哼,谁怕谁!魔王陛下定会护着我的!”烈域兽故作凶狠的瞪着烈崖。
    烈崖不再理会它,转而看着沈清舟,“不出几日,魂魄便会融合完毕,到那时,那人的魂魄还有你身体里的心魂都要物归原主了!”
    沈清舟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已经走远的烈崖。
    烈域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终于摆脱了,这下可以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了。
    “你为什么认识魔王!”沈清舟眼神犀利,玄龙剑的剑鞘抵着它的脑袋,危险的气息在空荡的周围环绕,烈域兽愣愣的看着她。
    “我曾经是魔王陛下宫殿的看守者之一。”
    烈域兽被玄龙剑的气息吓得发抖,虽然它胆子小,爱睡觉,可是警觉度高,尤其是跑的快,通风报信能力强。
    “你早就见过我!”沈清舟稍微用力,烈域兽翻了个滚,“你知道我是谁。”
    “知道。”烈域兽缩了缩脖子,“所以我才找你来吓唬烈崖,不过我对你并没有恶意,我只是想摆脱他而已。”
    沈清舟目光微动,她可不信。
    “报酬。”沈清舟摊开手,烈域兽连忙将准备好的银两放在它的掌心,沉甸甸的钱袋子,至少最近的生活不用愁了。
    沈清舟若有所思的看了它一眼,扭头就走了。
    烈域兽看她走远,往相反的方向跑开了,直到闯入一个结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