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修真小说 > 驱魔师 > 驱魔师 第32节
    洛泽处理好村里受到到魔气腐蚀的村民后,便和沈清舟一起帮海域布下驱魔符咒,洛泽头一次见到如此复杂的符咒,复杂归复杂,主要是好看。
    龙飞凤舞的符咒从村头到村尾,每家每户的墙上都留下了一道道绚丽夺目的光亮。
    洛泽不由得问了一句:“驱魔符咒这么复杂吗?收费很高吧。”
    沈清舟瞥了他一眼,“一般来说,都是布在城墙上,但是这里又没有城墙,而且村民也不多,布在每家后墙上是最好的选择,至于收费嘛,用你的魂魄换就可以。”
    洛泽浑身一抖,往后退了一步:“你别说的那么吓人好不好?”
    “你这种想法太恐怖了,我要离你远一点。”洛泽后退了几步,转身跑了。
    沈清舟轻声嘟囔了一句:“有毛病。”
    直到沈清舟布完驱魔符,也没有看到洛泽的身影,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无奈只能靠在海边破旧的渔船上等着洛泽出现。
    “哎,沈清舟!”洛泽突然出现在身后,沈清舟条件反射把玄龙剑抵在他的脖子上。
    “怎么?你……你这是等不及了!是不是要杀我?”
    沈清舟揉了揉手腕,“别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行,我记住了,走吧。”洛泽一脸的激动和兴奋,“快点出发吧,我一直想去人间走一走。”
    “你要去哪?”沈清舟疑惑的看着他,洛泽这是要干什么?
    “你不是要去孤陨城吗?正好带我一起,我也想看看路上的风景,我几乎没出过海域,难得有机会。”洛泽期翼的眼神让沈清舟不知道改如何拒绝。
    眼看沈清舟还有些犹豫,洛泽继续说道:“把我带在身边你也放心是吧,说不定哪一天我忽然就不行了,到时候你也方便,你说是吗?”
    “你这是在咒自己吗?”沈清舟看着洛泽那股誓不罢休的劲,觉得很有趣。
    洛泽急忙辩解道:“当然不是,仔细算来我也有五百多岁了,说不定呢~”
    “好吧,不过,你得听我的,不能乱跑。”沈清舟知道落渊定会对洛泽下手,当年落渊敢当着墨严的面对自己下手,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
    “好!”
    洛泽确实说到做到了,沈清舟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他眼巴巴的眼神以及沈清舟冷若冰霜的面容形成鲜明的对比,一路上无数探究的目光落在两人身上。
    “沈清舟,那是什么?”洛泽对所有他没见过的事物都感兴趣,但是沈清舟不让他碰,也不让他买,只能远远看着。
    沈清舟顺着洛泽手指的方向看去,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你别告诉我,你连馒头也没见过!”
    “啊!原来是馒头啊,可是为什么不是白色的?”洛泽很是好奇。
    沈清舟咬了咬牙,“那是紫薯馒头……”
    “那旁边那是什么?看起来好漂亮啊。”洛泽顺手又指了指其他地方。
    沈清舟已经懒得抬眼了,但洛泽一直问个不停,“那是花灯,晚上点亮里面的灯芯,会更好看的。”
    “人间真的很有趣啊。”洛泽不由得感叹着,“好多我没见过的东西。”
    两人走走停停,沈清舟那点耐心也快磨光了,可是洛泽却没有意识到,最后沈清舟已经懒得回答他的问题了,她觉得自己面前的不是神使,而是一个对什么都好奇的孩子。
    “我们去找家客栈,休息一会。”
    洛泽正蹲在一个卖玉器的小摊旁瞅了瞅去,听到沈清舟的话这才恋恋不舍的起身,“我不累,还是赶紧赶路吧。”
    沈清舟叹了一口气,洛泽不累,可是她累了。
    “我……”
    沈清舟刚想说我们还是休息一下吧,结果洛泽早就跑远了,沈清舟无奈只能跟上了,说实话她现在有点后悔带洛泽出来了。
    “沈清舟!快来!”
    洛泽冲沈清舟招了招手,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溪从树林深处缓缓流出,洛泽伸手感受着溪水的清凉,划过指间的触碰,似乎能感受到万物的生机。
    沈清舟兴致缺缺的走过去,只是低头看了一眼溪水,眼神便沉了几分,顺着河流望去,沈清舟感受到了那股令她厌恶的气息。
    “走了。”沈清舟一把拉起洛泽,“找个地方落脚。”
    “我来找。”洛泽自告奋勇。
    沈清舟只顾着警惕身后跟着的人,没有注意到洛泽竟然在原地坐了下来。
    “你干什么?”沈清舟疑惑的看着洛泽,“不是要找地方落脚吗?”
    “就这里。”洛泽指了指远处的一块空地,较为平整,然后开始收拾周围的碎石杂草,点起火堆,默默地做着一切。
    “我们可以去山脚下的驿站休息。”沈清舟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她又不是穷的需要露宿街头。
    洛泽倒是不在意,“这里挺好的,我就喜欢睡着野外。”
    沈清舟抱着玄龙剑在他对面坐下来,不远处白砱的气息还未散去,看来是甩不掉了,也罢,反正总要面对他。
    夜色渐浓,枯木在火光下燃烧的声音在空寂的树林里回荡,洛泽靠着身后的枯树桩已经沉沉睡去,沈清舟在周围布上符咒,这才起身往身后走去。
    白砱从黑暗中走出来,一袭白衣在月光下有些刺眼,阴冷的眼眸里满是冰冷,“沈清舟,你心软了吗?”
    “你来干什么?”沈清舟盯着白砱,“你不是已经和落渊联系上了吗?”
    “可是,重要的东西不还是在你这里吗?怎么,都到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你后悔了吗?还是不忍心下手?”白砱走进沈清舟,半眯着眼睛,有些不悦。
    “时机未到。”
    “时机?”白砱笑了,讽刺至极,“我看你就是不忍心了,墨严现在的身体根本撑不了多久,你怎么不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