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修真小说 > 驱魔师 > 驱魔师 第34节
    沈清舟已经愣在原地,死死盯着那张脸,确实和师父有些相似,只是她并未见过师父年轻时候的样子,所以一时没反应过来,但是他记得师父后颈上有一块弯月形状的胎记。
    在沈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沈清舟走到他的身侧,撩起他散落的头发,果然后颈处有一个胎记,和师父的一模一样。
    “你干什么!”沈承急忙闪开,脸色很是难看,“请姑娘自重。”
    这一举动一下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所有人都看过来,沈承铁青着脸,也不好发作,只能转身离开。
    沈清舟哪会让他走呢,急忙跟上去,声音都有些颤抖:“你真的是……沈承?没想到年轻的时候长的如此清秀。”
    沈承脸色更加难看了,“姑娘,我们并不熟吧,你假装我清月山庄弟子的事,我还没有说些什么呢,怎么姑娘倒是……调戏起我了?”
    说到最后,沈承几乎是咬着牙挤出这句话。
    沈清舟这才发现自己的行为举止太没有礼貌了,可是她已经顾不上了,不由得放慢脚步跟在沈承身后,看着那熟悉的背影,沈清舟确信眼前的人就是沈承的转世,只是为何这一世名字相同,而且还是驱魔师,还是清月山庄庄主,这也太巧合了吧。
    “姑娘,你到底要跟我们到什么时候?”沈承停住了脚步,转头看着沈清舟。
    “啊?”沈清舟也不知道,就是鬼使神差的跟了上来,“我……我其实……”
    沈承看着她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冷淡的开口:“不论你想做什么,请不要打着清月山庄的名号。”
    “不是,不是。”沈清舟急忙否认,“我只是顺口。”她真的只是顺口。
    一旁一直未开口的男童,盯着沈清舟身侧的剑发呆,剑鞘上的长龙忽然动了一下,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拉着沈承的衣袖一紧。
    沈承低头看向他:“时寒,怎么了?”
    沈清舟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十岁左右的的孩子,脑袋嗡的一声,沈……时寒?
    “师父……她的剑……动了!”沈时寒抬起稚嫩的脸颊,“动了!”
    沈承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沈清舟腰间的长剑明显不一般,甚至有些诡异,说来奇怪,眼前的这个女子,身上竟没有一丝灵力,她真的是驱魔师吗?
    沈承发现她的目光落在了沈时寒身上,不由得护住了他,随后开口说道:“我们还有事,先告辞了。”
    这次沈清舟没有跟上,而是一直注视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她现在整个人都在极大的震惊中没有缓过来,这是巧合吗?
    沈清舟忽然想起墨严的话,这难道就是魔严所说的惊喜?他早就知道了沈承这一世的身份了吗?
    顺着沈承的踪迹,沈清舟找到了他们落脚的客栈,藏在人群里,沈清舟四处寻找着沈承的身影,到处都是嘈杂的人声,她抬头看去,三楼的栏杆旁正倚着一位青衣男子,与沈承穿的一样的衣服。
    找了一个靠近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静静的盯着三楼,她不敢贸然和沈承接触,她怕自己会失态,即使沈承是师父的转世,但是已经过去六百年了,她知道面前的人已经不是她所熟知的师父了。
    沈清舟点了一壶茶,静静的坐在角落里,原本是不想引人注目,但是她本身就已经太过惹眼,这家客栈里住的都是各派系参加驱魔大会的代表,彼此都知根知底,即使偶然闯进来一些人,也都是为了结交某个势力,像她这种什么也不做的驱魔师反而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再加上沈清舟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压迫力让她显得格外惹眼。
    沈承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察觉到客栈里的气氛不对,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发现沈清舟正盯着自己,沈承皱起眉头,烦躁不安。
    从楼梯上走下来时,沈清舟的目光一直没有移开,看着沈清舟过于炽热的目光,沈承心里更加烦躁。
    直到沈承走进她,沈清舟急忙起身拉开身侧的凳子,周围忽然断断续续的出现了一些笑声,沈清舟茫然的看去,她做什么了吗?
    沈承直截了当的开口:“姑娘,清月山庄有一条不可违背的规矩,凡是入了清月山庄的门,必须清心寡欲,不得婚娶,我沈承这一辈子不会心悦任何一位女子。”
    “哦,我知道啊。”沈清舟当然知道,只不过这条规矩最后还是因为沈清舟的到来才破了,“不娶挺好的,你也顾不过来。”
    “既然姑娘不是冲沈某来的,那为何一直跟着我。”沈承已经不明白眼前的这位女子到底想干什么了。
    沈清舟只顾着笑,两手托着下巴,盯着沈承,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沈庄主年少有为,如此年纪就已经是清月山庄庄主,未来定会大放异彩。”
    沈清舟毫不吝啬的夸赞着沈承,自己的师父还是要自己夸。
    不曾想沈承的脸色却蒙上了一层愤怒:“你是在讽刺我吗?”
    沈清舟一下愣了,“啊?不是……”
    “我师父刚刚去世不满一年,我知道我暂时不能胜任庄主一位,但是我不能看着清月山庄衰败下去。”
    沈承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悲痛,原来因为老庄主的去世,沈承不得不接替庄主的位置,这一年里沈承听到最多的话就是质疑,虽说在驱魔师当中灵力也算深厚,但是他现在的修为连老庄主的一半也没有。
    “抱歉,我不知道。”沈清舟低头表示歉意,原来是这样。
    沈承虽然气愤,但是也不会和一个外人计较,“算了,我已经习惯了,你到底为什么跟着我?”
    “为什么要叫清月山庄?”沈清舟其实最好奇的这个问题,当年的那些驱魔家族早就绝迹了,那些记载的书籍也早就毁掉了。
    沈承看着她一次次的岔开话题,不由得握紧身侧的拳头:“那你要去问问我师父的师父了。”
    沈清舟抬头,盯着沈承的脸,师父的师父?难道六百年前还有清月山庄的弟子活下来吗?不可能,虽说当时清月山庄有上百名的弟子,但是每一个她都认识。
    正在沈清舟疑虑时,沈时寒却不知何时来到沈承身边,虽然看起来是个孩子,但是沈时寒却有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
    “师父,明日驱魔大会的比试项目出来了。”沈时寒将手里的信交给沈承,原本嘈杂的客栈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恢复了平静,各自聚集在一起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沈承拆开信封,眉头紧蹙。
    沈清舟悄悄抬头,想看清上面写的是什么,可是还没看完,沈承便折起了信,不再理会沈清舟,带着沈时寒往房间走去。
    沈清舟并没有跟上,那信上写的内容虽然她没有看全,但是她还是看清了几个关键字“地幽冥狮”。
    魔域三大魔兽之一,地幽冥狮、血焰赤蟒、黑浊麟。
    地幽冥狮宿于魔气最重之地,当年是沉睡在魔王宫殿旁,也是魔王的坐骑,可是没有魔王的召唤,地幽冥狮是不会轻易现身的,如今魔气最重的地方是封印地,难道他们想活捉吗?
    简直就是不要命,即使是沈清舟也没有把握能降服它,那魔兽原型巨大,一脚踩死一个人就像踩蚂蚁一样,这种巨大的体型悬殊不是靠魔力的大小能弥补的,再加上地幽冥狮的魔力本就巨大,根本没有多少胜算。
    当年师父和师兄们以死相搏才杀掉了黑浊麟,孤陨城城主到底想干什么?这种白白送命的行动毫无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