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 > 修真小说 > 驱魔师 > 驱魔师 第36节
    程寒不由得摇摇头,讽刺的说道:“你,活该。”
    是啊,他是活该。
    只可惜,即使是到了现在,他依旧不会认为自己做的事是错的,从始至终,他都只是在按照自己的意愿在做事,而且绝不后悔。
    “我只做我该做的事,这一趟人世之旅,已经让我累了,我现在只想回到我的位置。”
    程寒盯着远处的封印,对于白砱以后想做什么她都没有任何兴趣。
    “放心,很快就会结束了。”
    这话不知道白砱是对程寒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总之都快结束了,一切都会回到原来的位置。
    第四十五章
    深夜的凉意在空气中蔓延,洛泽猛然惊醒,捂住自己的胸口,血迹从他的嘴角渗出,感受到身体内灵力的消散,原来他的身体已经糟糕到这种地步了。
    洛泽沉默的坐在床上,那双原本还算明亮的眼睛,如今已经渐渐失去光芒。
    第二天清晨,沈清舟敲了敲洛泽的房门,“洛泽,起床了。”
    寂静,无人回应。
    沈清舟又尝试敲了几次门,依旧没有反应。
    推门而入,没有人。
    床上放了一张字条,沈清舟拿起看了一眼,洛泽竟然去了九宫山。
    另一边,洛泽站在九宫山上,看着一侧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场景,另一侧寸草不生、死寂沉沉的气息,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地方。
    洛泽半蹲下,手掌放在灰暗的泥土上,感受不到一丝生机,魔气已经渗入泥土深处,早已无法孕育生命,“因为一道驱魔屏障,所以才造成了这幅景象。”
    沈清舟不知何时出现在洛泽身后,站在不远处,似乎不愿意踏进这片荒芜的土地。
    “你来了,墨严呢?没陪你吗?”
    洛泽对于沈清舟的到来并没有多少惊讶,胸口处的疼痛已经让人难以忍受了。
    “在生闷气,沉星把他接回去了。”
    沈清舟早就习惯了墨严有些小孩子似的性格,虽然化成人形,但是墨严的性格和小黑并没有太大差别,爱吃醋,爱生闷气,看来昨天白砱的话还是刺激到他了。
    “沈清舟……”
    洛泽瘫坐在地上,昨天白砱的魔气还是伤到了他,如今这身体终究还是撑不住了。
    沈清舟急忙扶住他,“怎么回事?”
    洛泽平复了一下气息,扭头看着沈清舟:“这里,曾经是你的家吗?”
    “是。”沈清舟点点头。
    “你刚刚为什么会露出惧怕的神色?”洛泽还是第一次在沈清舟脸上看见那种称之为害怕的神情,“这里有什么你不敢见的吗?”
    沈清舟抬头,看着眼前寸草不生的九宫山,心里五味杂陈,她一直不愿回到九宫山,并不是害怕,而是愧疚,她现在根本没有资格踏入这里,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死去的师兄们。
    当初埋葬师父和师兄的地方,早已在漫长的时间里与这片土地融为一体,清月山庄的残垣断壁也已风化成尘沙,沈清舟却独自一人活了这么多年。
    “你先别说话,我去找墨严。”沈清舟看着洛泽脸上的血色退去,整个人都给人一种飘忽的透明感。
    洛泽拉住沈清舟的衣袖,“不用了,其实那次我就已经快要撑不住了,海域那次几乎已经耗费了所有的灵力,说到底,还是多亏了墨严,我才能多活几天。”
    洛泽松开手,躺在地上,就像是一道分界线,隔开了生机与死亡。
    右手深深陷入泥土,他的身体开始消解,慢慢渗进那片荒芜的土地,等沈清舟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洛泽?怎么会这样……”
    沈清舟有些慌了,明明昨天洛泽还没有事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放心,没事,这就是我的宿命……”洛泽声音越来越虚弱,“我死后,下一位神使便会降生,守护这片土地的从来都不是只有你一人……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
    洛泽的身体在眼前消散,洒在九宫山的每一个角落,失去生机的土地慢慢露出嫩芽,不一会,整片大地就像是拥有了生命一样,所有的一切都在快速生长。
    九宫山在瞬间恢复了原样,沈清舟愣愣的站在原地,消散的魂魄在空中凝聚成一团光亮的白光,跳跃着围绕在沈清舟身旁,凝魂聚魄,沈清舟将洛泽的魂魄封印在符咒里。
    站在原地许久,直到清晨的朝阳变成日落的夕阳,沈清舟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一直未变过。
    暮色降临时,沈清舟像是卸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负担一样,整个人都轻松无比,终于走到了结局,对她而言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此刻,墨严也已感受到了洛泽的魂魄,他闭上眼睛静静等待着沈清舟的到来。
    悄无声息的接近,沈清舟步伐缓慢,浅浅的脚步声传到墨严耳里,他始终没有睁开眼睛,沈清舟也没有开口,坐在墨严身旁,歪着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不用多说,两人心里都明白。
    沈清舟拿出一道符咒,拉过墨严的手掌,放在他的掌心。
    魂魄之间的吸引,令墨严的掌心颤抖了一下,随后他睁开眼睛:“阿舟,你现在的生活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浪费在我身上?”
    周围魔气四溢,瞬间黑暗袭来,墨严转头看了沈清舟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不舍,墨严温柔的神色令沈清舟有一瞬间的慌神,他伸手轻轻一推,沈清舟就像秋风中的落叶,缓缓跌进无尽的黑暗。
    失重的无力感让沈清舟不由得苦笑出声,迷茫又苦涩的神情伴着痛楚,眼底涌出一股魔气,周围的气息更加混乱,似乎能腐蚀掉一切生机,沈清舟麦色阴冷,眼角发黑:“墨严?你说我这个样子,该怎么活?”
    六百年前,沈清舟已经死了,是墨严用他万年的修为才保住了沈清舟一命,六百年间,墨严的心魂早已让沈清舟入魔,如今的她早已非人非魔。
    “心魂离体,你会死的。”墨严在崩溃的边缘,“现在挺好的,我虽然融合魂魄需要费些魔气,但是一时半会不会有任何问题,如今,一切都变回你期望的模样了,你的师父、师兄都已经回来了,我们为什么不维持现状?”